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投资交流 董薇薇的期货投资历程

期货日报 2018-12-05 09:39:13

引言

 董薇薇是我记忆中很少“真正”在期货市场上赚走大笔真金白银的投资者之一,说“真正”是因为不到“金盆洗手”的那一天,遑论输赢。当然,如董薇薇这样的人不可能没有故事,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情景——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雪。

 

初见


 2005年,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在一家期货公司营业部实习,年末一天,营业部的几个大客户照例请大家吃饭唱歌,我也去了。


薇薇站在走廊角落里,淡淡的背影,像一幅版画。她的头发剪得很短,手中优雅地拿着一支烟,腰和背弯成一个美丽的弧度。


玻璃吊灯昏暗流转,烟雾丝丝缕缕,窗外大雪纷飞,她偏过头来,纤长而细白的手将烟在窗台上拧灭,伸出手:“我叫董薇薇,刚到你们营业部做单,以后请多关照!”我不由自主地笑了:这么柔美的名字,这么硬朗的女生,反差真大!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听说董薇薇家里颇有些背景,警校毕业却不愿意去家人安排的体制内工作,意外走上了期货投资这条路。


她的盘感极其好,也很少说话,总是把自己关在大户室里,是个挺神秘的人物。我知道她做铜,刚刚在一波趋势中赚了不少钱,但奇怪的是,她似乎不怎么高兴,和隔壁咋咋呼呼的老李、老王完全不同,很难从她的脸上看出她最近的交易情况。  

照顾


那个年代还没有夜盘,一般收盘后客户们插科打诨地聊着聊着就散了,但是薇薇却经常待在大户室里。我租住的房子恰在单位对面,晚上我常常能从窗户里瞥见她的黑色奔驰车停在单位门口的空地上。


透过梧桐树弯曲光秃的树枝,整座大楼中大户室唯一的白炽灯光,迷离又朦胧。有天我在家看小说,灶上一锅清粥嗞嗞地冒着热气,我享受着这片刻松懈的美好时光,突然手机响了,薇薇的声音很虚弱:“你能不能来一下单位……”
  

我揣起手机拔腿就跑,冲进了办公楼,推开门后就傻了:扑鼻而来的酒气和烟味,一桌一地的烟头,烟雾弥漫。薇薇瘫倒在地,脸色铁青,大颗大颗的汗珠子挂在脸上。


“你怎么了?”“头痛,胃痛,心要跳出来了!”我赶紧扶起她,半拖着往外走,打出租车直奔医院。检查、催吐、输液,她渐渐安静下来,接着昏昏睡去,四十岁左右的医生向我絮道:“酒精中毒,还好送得及时,急性酒精中毒可是会要命的,真是……”


第二天是休息日,我熬了粥用保温桶装了提到医院。周末两天晚上我有意无意地看办公楼那盏灯,却一直没有亮光,心中隐隐有些担心。
  

周一上班,保温桶放在我的办公桌上,里面刷得干干净净,斜放着一个塑料包,我打开一看,居然是厚厚一叠现金。前台人多,我手忙脚乱地合上保温桶,塞进桌斗里。


趁着早上休息,我将薇薇拽到了楼梯间,小声“质问”她是什么意思。


“这是医药费和护工费。”


“那也要不了这么多啊!”


“剩下的算是这个月的饭钱,我知道你住在对面,你看我身体也不好,你晚饭就多帮我做一份。”我很想大声说,都是朋友嘛,也不差你这口吃的。


但是,那时的我一个月只有1000元出头的工资,维持自己的生计已经是捉襟见肘,只有默默点头。
  

熟悉之后我发现,薇薇是个外冷内热的人,说起冷笑话来不留痕迹,笑声居然也是惊天动地,与工作日中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古板”简直是判若两人。她常用手工测量和绘制图表,过去数年的走势图都可以闭着眼睛画出来,我好奇地问她现在的计算机技术如此发达,为何还要费时费力地手工制图。她说,为了直觉。我发现,她很少休息,就像个孩子一般纯粹地迷恋着交易这项事业,仅交易日记摞起来就有桌子高,我开玩笑说她以后可以出回忆录了。
  

闲暇时,我们还会玩猜点数的游戏。晚饭时候她会告诉我第二天某个品种的开盘价和收盘价,如果错了她就会多掏一百块钱来改善第二天的晚饭。不过,我能拿到这额外的补助机会却并不多,因为大多时候她预测的点位与实际点位居然相差无几。
  

有时候中午天气好,我们会在顶楼吹风,天南地北地胡侃,我问“你有梦想吗”,她愣住了,紧接着问我“那你呢”,这下轮到我愣住了。梦想对于我们这些平凡如蝼蚁之人来说,竟然是那么陌生和遥不可及,我想了一下随口回答,赚很多的钱去乡下种点果树啊鲜花啊蔬菜之类的,每天无所事事悠闲度日。她哈哈大笑,我也不好意思起来。

移民


2008年最后几个月,她一直心事重重,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研究那些花花绿绿的图表上。有一天晚上,她在餐桌前哭了起来,我手足无措,因为从未见她的情绪如此失控过。我问她为什么,她连连摇头,喃喃道“反转为什么还没到,应该要反转了呀,为什么还不来,还不来……”。


其实我心里也猜中七七八八,那段时间的行情非常剧烈,公司的风控部门每天都很忙碌,客户的风险事件也屡屡发生。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投机市场的惨烈是我们这些门外汉所不能体会到的。
  

2009年1月28日,很早我就被门外的喧嚣声吵醒了,拨开窗帘一看,楼下已经围了一圈人,还有救护车。心中一惊,我赶紧收拾好出门,白茫茫一地的大雪已经被行人踩得污浊不堪,当中嵌着一摊触目惊心的红色——雪中血,围观者议论纷纷“这么年轻怎么想不开啊,人已经被车拉走了,看样子是救不过来了”。


我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想去摸手机,手指却不听使唤地打摆子,一股寒气从脚底贯穿脑门,哆哆嗦嗦中拨通了电话。“嘟嘟”的时间要命地长,眼泪不断往下流,突然有人在背后拍我,回头一看居然是薇薇,她叹了口气说:“你不会觉得那个人是我吧?我还没有那么蠢呢,我还要买个农场过小日子!”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除了傻笑,什么表情、什么动作都凝固了,千言万语梗在胸口。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许久后的一天,依然在天台,她非常高兴地说,她大大赚了一笔,但是人的运气也会消耗,急流勇退是正途,她准备销户后移民新西兰。


顿了一下,她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告诉我,前些时如果不是那个跳楼的男子抢先上了天台,今天她可能就无法站在这里了。那段时间她经过详尽分析认为铜价会有一波不小的反弹,于是在铜价下跌到后半段时候就开始翻多并且不断加仓,但是跌势一直未止,且由于自信心爆棚,她一反往日稳健的作风,仓位过重。其实,她差点崩溃的时候,仓位保证金还是足够的,只是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在看见真实的跳楼画面之后,她突然觉得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生命才是最宝贵的财富,只要坚持,就有希望。
  

果然,行情如她预料般开始反转,经历过这一次巨大的波折之后,她更加沉着冷静,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也正因为生死之际的考验,让她急流勇退,追逐下一个人生理想。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期货吗?


因为这个杠杆的世界可以极大地拓宽人生的维度,让我们经历常人一生难遇的波峰波谷。


我们需要直面自己心底的恐惧,克服最丑陋的贪婪,让我们知道自己面对人性的弱点时并不是一筹莫展最重要的是,感悟到生命的可贵,无论人生历程中发生任何事,依然坚信明天很美好!


她的瞳仁流转着灵动的光泽,在阳光下异常美丽,清澈得仿佛里面有整个世界。此时,微凉的风拂过我的小腿,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季节更迭,时光荏苒,如今天空又开始飘雪,宛若往事碎了满天……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期货市场权威媒体《期货日报》官方微信号
内容覆盖商品期货、金融期货、大宗商品现货

提供各市场高手故事、经验分享及各类干货

让你真正深入了解期货市场的公众号


期货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出品

联系方式:0371—65611275、65612504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