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期货界枭雄葛卫东:投资之妙 在于混沌

CTA基金网 2018-04-14 10:26:50

内向投资者更适合做投资,因为内向的人才会更容易有更深刻的思考,而且做投资的人要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应酬,不需要别人的褒奖,更不需要别人的批评!需要的只是大量的时间面对自己的内心!所以,有时候不是我们高傲,是职业要求我们必须这样。 ——葛卫东


葛卫东:现任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毕业于四川大学经济系。从事金融,证券和商品投资长达13年,具备多领域投资经验。2005年发起成立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专门从事商品期货、证券及金融衍生品等领域的投资。2007年发起成立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任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专门从事证券市场投资。自2000年从事投资至今,一直保持良好的投资业绩,7年平均年化投资收益率在50%以上;自2005年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成立至今,平均年化投资收益接近120%。


投资之妙 在于混沌

在中国,有着更灵活机制的阳光私募如日初升,强劲增长。这种情形犹如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无数民营企业规模虽小,但却在日后的发展中绽放出强大的生命力,最终能与国企比肩。私募这个新兴领域群雄角逐。当很多私募还是凭藉一两个公募出生的人独掌乾坤的时候,葛卫东和他的搭档王歆已经形成有张有驰,互为进退的有力组合。


葛卫东和王歆分任上海混沌道然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投决会主席和总经理、投资总监,公司旗下管理七只产品,管理规模17亿人民币,净值表现优异。其中中融-混沌2号以接近40%的绝对收益率跻身2010年阳光私募前十名。虽然这对搭档都强调公司治理和团队智慧,都力图退到一个更加后台的位置,得以有更为从容的心态思考更高角度的问题,但不俗的业绩使得他们逐渐在一个更为宽广的范围内被人所熟知。低调并不容易。


葛卫东率性,思维天马行空,喜欢多行多看,有时看起来更像一个摇滚青年而非严肃的投资家。1991年从四川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回到家乡贵阳一个国营单位——贵州粮油进出口公司工作,一干七年,1998年辞职、1999年来到上海,开始独立经营大宗农产品类黄豆、大麦、油菜籽等国际贸易。得益于大宗农产品基本由国际期货市场定价的原理,葛卫东早早的就和期货结了缘。很快实物领域的顺风顺水,激起了他更大的野心,2000年他开始专门从事大宗商品期货投资。


在2000年以前,中国期货市场还处在野蛮生长期间,价值投资并非主线,纯粹套利比比皆是,市场经常不乏离谱的暴利机会。这期间,葛卫东艺高胆大,“差的年份收益在50%-60%,好的年份会翻2-3倍”,使其身边渐渐聚拢一批期货玩家。委托其代为投资的人纷纷找上门来,但都被其拒绝。“因为当时在中国这方面法律法规并不健全,都是私下签协议来做,我自己盈亏没关系,但帮别人做会影响自己的心态,而且会影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直到2005年中国开始有真正意义上的阳光私募,资金由信托公司和银行共同监管,有条文和章程可依,葛卫东这才觉着事业机会真正来临。2005年,葛卫东成立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其发展投资事业的基础平台。


同为川大兼同乡的王歆在毕业后,也回到家乡贵阳一大型银行做国际业务,在工作中结识葛卫东。两人虽然先后转战上海,但从未相忘。


在2006年,当葛卫东敏感的意识到,中国资产管理业务正处在萌芽期,阳光私募前景光明“虽然受到很多政策限制,最大的私募也才几十个亿,但从五年、十年的长远发展来看,要超过公募做到五百上千亿也不是没可能,所以我们先预留这样一个通道,如果以后国家政策放宽,我们再加大投资力度。”2007年葛卫东进入王歆的道然投资管理公司,增资扩股,更名为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公司。而王歆淡薄,内敛,不喜应酬。至此,颇具投资天赋的两人组合像似太极中和谐共生的动静两极。


“2008年经济危机时,市场到了历史少见的低位,是阳光私募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机,我们资金比较宽裕,所以一开始发的是结构化产品(融资产品,80-90%的利润归管理者)。多数产品大都是从1800点左右做到现在。以前除了国外的经纪行外,国内很少人知道我们,现在因为有了阳光私募媒体会来采访,但其实阳光私募只占我们业务很小的比例”。


实际上,葛卫东的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仍然放在期货市场,而王歆主要负责阳光私募投资,两人分工明晰。


葛卫东认为,期货主要是基于对经济形势和趋势的判断,挣的是波段的钱;或是一些套利品种的钱(比如国内外价差不合理或者商品结构的不合理);而股票赚的是选股和对大势判断的钱。“我对趋势和经济形势很敏感,比如股票和期货的高低点位,经济形势走向的判断。但我有个最大的缺点是坐不住,因为选股要看财报和调研,我的这个弱项,恰恰是王总的强项,他只爱喝茶、踢球,没事就去看股票,分析财务报表。炒股票和做期货是对应不同性格的人才做的好。”如果投资算是工作的话,两人唯一的共同爱好是踢足球。


因有期货业务的互补,与其他私募相比,王歆管理的混沌资产也得以展现出一种更为超脱的从容姿态,既不必积极扩张规模,也不用花精力做客户关系。混沌资产现有客户多是高净值的成熟投资者,业绩好,他们自然会加大投入,这省了王歆很多力气。他不路演,也极少亲自调研,更多的时候在办公室看财报、看书,“各种书都看,以历史和投资的偏多”,之后下班就回家带小孩。每年20%的换手率居于行业底部,却取得行业前十的业绩,令人啧啧称奇,与2010年绝对收益行业第一的南京世通十几倍的换手率互为行业的两个极端。


有了得力搭档的葛卫东明显加快了在期货领域的投资步伐。除却其多年经营的上海东景金属有限公司主要以大宗原料商品期货交易为主外,刚刚于2011年1月在天津成立天津混沌道然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由王歆主导的上海混沌道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吸纳的是其周围风险承受能力强、高资产特定玩家,投资证券、大宗商品期货、金融衍生品,葛卫东想打造其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对冲基金——国内首批可采用多空对冲工具进行投资的专业机构。“初始投资规模为20亿人民币,不对外宣传,相当于是自营”。


今年是葛卫东进入期货市场的第16个春秋,自言2004-2005年是其投资事业的分水岭。“2004年公司扩张招人,收了很多简历,我们决定先用笔试筛选。当中有一道试题我深有感触,其中谈道‘巴菲特和索罗斯二十年的投资业绩比较中,巴菲特平均年回报率21%左右,而索罗斯是29%多’,我又看了有关巴菲特的很多书籍,这让我明白:投资的真谛是不要赔钱。挣钱是不难的,难的是二三十年可以长时间不赔钱,才知道风险和收益要怎样去平衡。”此后,葛卫东将交易量大幅减少,不符合交易标准的交易过滤掉,成功率大大提高,风险随着交易量减少而减少,止损也做得更坚决。“在此之前,我也年年挣钱,但活得很累,走在路上,都是两部手机,一部用来看行情,一部用来下单;但2005年之后挣钱变得轻松了,资金的净值波动也变小了。”


多年经验的积累让葛卫东的投资人格日趋成熟,就像他的微博签名“父母生我就是来做投资的”,投资已经成为其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一种习惯。现在公司里70%-80%的资金仍是其一人交易,涉猎的范围包括大宗农产品、外汇、金融衍生品;交易市场也不仅仅局限于国内三家期交所,伦敦、纽约、东京等市场都在做。但不同的是“以前是主动寻找交易机会,而现在是静等机会来临。以前看国外的投资报告都是为了找机会,现在看就是为了看,重大机会到来的时候自己会感悟到。错的时候也会有,每个人都会错,只要把亏损的总额控制住,就把风险控制住了,不要激动,过了就过了。”


“现在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每周三和王总他们踢足球”葛卫东说,如果非要给葛卫东贴个标签的话,他说他更喜欢那句广告词“男人不止一面”。


来源/作者:21世纪网 钱琪



葛卫东常说,自己生来就是做投资的,在他眼里,充满未知与风险的期货交易形同一场场刺激的游戏,他不断在“游戏”中见证自己的非凡与睿智,甚至毫不晦涩地许下“没有对手”的傲慢言辞。从工作到生活,这个在血雨腥风中迅速崛起的期货界枭雄,以从容淡定的心境感悟着万事万物,如他所言,“即便世界再混沌,却终归有机地汇集成了一个整体”,他深信自己有拨开混沌的天赋,以致良知的心境,睿智地生活着。



期货界的枭雄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刚刚大学毕业的葛卫东觅得的第一份工作是央企中粮集团旗下的一家粮油进出口公司,而他的工作职责与大宗农产品出口有关,这成为葛卫东的期货启蒙课。由此,他萌生了入行的想法,甚至为之放弃了在旁人看似“铁饭碗”的央企工作机会。


1993年,葛卫东开始小规模尝试期货投资。随着对期货认识的一步步加深,葛卫东逐渐意识到,做期货的风险其实并不比现货大,他决定将公司转型,全面迈入期货领域。从农产品到原油,再扩展到金融期货,包括外汇、国债,他几乎涉猎了所有的期货品种。


然而葛卫东最初的创业之路并不平坦,但这并没有消磨葛卫东对的斗志,他说投身期货行当早该学会承受这些,倘若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去接受失败,他的建议是,千万不要尝试期货交易了,绝对不适合。这是身为中国期货界大佬的金玉良言,也是葛卫东十多年从行期货交易的心得。凭着这股韧劲儿,葛卫东从2004年之后风生水起,最终稳坐中国期货江湖一哥的宝座。很多人对风险投资市场望而却步,因为那不但需要敏锐的触觉、精准的判断,更仰仗冷静的思维和淡定的心态。如同葛卫东所言,“很多人做期货都很看重对交易品种的分析,但我做了这行十几年,反而觉得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三点:第一,对基本面的研究;第二,人的洞察力——信息不是优势,洞察力才是优势;第三,心态,心理素质其实有很大一方面是天生的。”


这个特殊的行业要求从业者对风险具备高度的敏感,既不能莽撞地随大流,又不能犹犹豫豫,错失良机。不仅如此,对市场、对自己的分析也必不可少。葛卫东坦言,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边做边总结,最终找出了一条适合自己的生财之路。而在这些之外,他称自己最大的优势是“懂得调整情绪”,正是仰仗这一点,六年来他的年均收益率达120%,他笑称,或许“父母生我就是来做投资的”。


对新鲜事物永远充满好奇,勇于尝试,其实学生时代的葛卫东就已如此。回忆起当年,他不禁笑了起来:“我学生时代就比较敢于冒险。当时我是学校里最‘坏’的一个学生,逃课、处分、记大过、留校察看……”他甚至可以为了朋友间的兄弟情谊,不顾一切地首当其冲,承担了被校方处罚的后果。在葛卫东看来,那些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他只是由自己的想法,按着认定的路子走,哪怕走错了,也会在生命中留下值得回味的记忆。“为什么要让自己的想法遭到禁锢?能够有异于常人的出挑想法,这应该值得骄傲,哪怕是脑海闪过的最微小的火花,兴许也能成为强大的动力和支撑。”正因如此,当初那个“放肆”的学生,才能凭借自己的执拗和固执劲儿,一跃成为期货界的大亨。



在“混沌”中处之泰然


从顶峰跌落谷底,有时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葛卫东历经十多年的打拼,对起起落落的局面早已司空见惯。不论是顺利还是受挫,他始终坚持着自己内心的平静和坚定。他曾说成功的投资者都是孤独的,但这“孤独”在他的眼中显然不是贬义。“这种孤独更多的是体现出一个人的自信。当所有人都怀疑你的选择,你就需要有自信去坚持自己,哪怕孤独。”


为公司择名“混沌”,他用心良苦。他曾说“一切事物的原始状态,都是一堆看似毫不关联的碎片,然而这种混沌状态结束后,无机的碎片会有机地汇集成一个整体”,认清这个事实,所有疑难杂症都会不攻自破。要探讨成功的秘诀,葛卫东归功于笃信的“混沌理论”。


混沌理论,作为一种系统科学,特别适合期货市场、可以解释期货场。“就像‘蝴蝶效应’,每一个很小的事件都可能触发完全不同的结果。我们的市场也是如此,每一个细节都可以推导,但你得出的任何绝对确定的结论,充其量只能是个概率。”而混沌理论的另一方面,则与阶段有关。“在市场发展的每一个阶段,决定因素都是不同的。因此我说洞察力尤为重要。”


带着这样的混沌理论,葛卫东能从看似无任何关联的信息中摸索出内在的联系,久而久之,对市场的敏锐程度变成了自然而然的本能反应,他戏称为“职业直觉”。“实际上做投资是分几个阶段的:刚开始是学习,进而努力生存,之后便能随心所欲,而最高的境界则是练出一种‘本能反应’——不需要看任何的指标或数据就能做出精确的判断。”葛卫东把这样的过程比作练武,“光有个架势是不行的。”十多年的经验积累给了他一种淡然的心态,不主动出击,而是像静卧的老屋一样,时刻以最佳状态去等待和迎接机会的来临。



致知而格物


如果认为期货投资就是葛卫东生活的全部,那不免狭隘了,这个属于六零后七零初一代的创业者,以其独到的个性征服了变幻莫测的期货,但这只是冰山一隅,他一直在不断追寻着更多的可能。


早在多年前,葛卫东就已经成为最早的中国豪华游艇船东之一,他喜欢驾着他的混沌号驰骋碧海,体验挑战蓝海的豪情,而这只是他探索大海的第一步。在海上,他结实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结伴出航之余,他们更希望以一种浩瀚的方式呈现对航海的痴迷,重现真正属于中国人的航海精神,司南杯帆船赛就此诞生,葛卫东作为发起人、投资人之一,从始至终不遗余力地支持着赛事的推进。


达成“遨游”之梦后,葛卫东将目标锁定在“翱翔”,物色合适的空中私人座驾此刻该是他关注的一桩大事。兴致所致,他远赴澳洲见到葡萄酒从播种到酿制的全过程,这又让他对酒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萌生了投资酒庄的想法。闲来时,葛卫东最喜欢的还是把玩当代艺术品,面对心头好那会儿,也是他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刻……涉猎面如此之广,却愿意为之一一投入精力与时间,葛卫东笑称,因为他懂得“致良知”。


《孟子》有云:“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致良知”,除了是一种修养外,更确切来说一种心态和精神。但凡对万事万物保持着正面的、积极的热情,那么所做的一切皆会成为自然合乎情理的,生命也会变得格外充实。“我所选择的行业充满诱惑和刺激,幸福和痛苦的感受都很极端,但这只是我生活的一小部分,我希望我的人生能够精彩纷呈,可以亲身经历各种不同,这样的完整性才是真正的生存。”


“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在哪里生活,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所谓‘智生活’,在我看来,最重要的还是内心和感受。物质的追求是有尽头的,一旦满足就很容易空虚。在这时,精神上的力量最显得尤为重要。”葛卫东表示,自己近期内并不会退出期货这个圈子,但自己有意在将来从事慈善。这想必也是他追寻内心平静的一种方式。


来源/作者:智生活




CTA基金网 微信号:CTA55555


CTA基金网是中国期货基金门户网站,官方微信每日清晨为您带来期货、期权、期货私募、对冲基金、泛资产管理等相关市场的最新资讯及研究报告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