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期货杂谈】青泽写给《期货投资案例》主编罗孝玲教授的信

七禾网 2018-07-26 11:14:09

罗孝玲教授,你好!


不久以前,我在书店很仔细的拜读过你主编的大作《期货投资案例》。书中的两个作者邓秀和王克强我是知道的。其中王克强和我还有几面之交。在电话里听到你的声音以前,我想当然的认为,你所在的大学应该在广州,你大约是一位快60的老头。那一天你打来电话,我以为又是一个陷入期货交易困境的读者希望我指点一下,告诉他一些交易秘诀之类的事情。因为太出人意料,我当时确实没有反应过来,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惭愧!


我和胡老师是很好的朋友,这一年多我们交流甚多。我也应胡老师的邀请,几次前去给他的学生上上课。我曾经和胡老师开玩笑说,你是我半个老师。我在网上知道,你好象和胡老师同龄,所以我也开个玩笑,也想请你做我的半个老师。


胡老师和你都是著名的学者,为什么我有半个老师这种唐突冒犯的想法呢?其实我说这个话有一半是认真的。


按照我的理解,投机客是“行者”、“忍者”而非“学者”、“智者”,行动而非说话,实践而非理论是一个职业投机者的本质特征之一。在某种意义上说,现代金融市场的专业投机客,并非流行的科班教育体系可以培养出来,据我了解,中外著名的高等学府也确实没有相应的投机专业,能够为金融市场培养出受过系统训练的股票、期货操盘手。


我一直有个狂妄的幻想,希望有一天能在大学讲坛里把成功投机的基本原理、原则、方法、技巧讲清楚,形成一套系统的从理论到实践的投机思想、思路和行为模式,让有志于投机活动的人可以循序渐进的学习、训练。


显然,现代高等教学过于强调智性训练,师生关系过份疏离的特点,完全不符合培养一流职业投机客的素质教育要求。在我的想象中,中国古代琴棋书画以及民间手艺、武术的学习中,强调师承,强调师傅带徒弟的心传法门,可能是培养职业投机客可以借鉴的模式之一。只不过中国文化主静,“智有余而力不足”,培养出来的人可能个性过分怯懦,猛力刚毅不足,未必能够适应激烈凶险,诡异狡诈的金融搏杀。


我个人非常欣赏日本文化,一直有一个独断论式的偏见,认为一个不了解德国哲学和日本文明的人,他的思维深度和对生命本质的领悟是有严重缺陷的。为此,我特意让自己的小孩学习日语。日本的茶道和武士道,一静一动,让我对投机、对人生的真谛有更深的感受。


“茶道的要义在于内心平静、感情明彻、举止安详,这些无疑是正确的思维和正确的感情的首要条件。隔断了嘈杂人群的形象和声音的斗室,其彻底清净本身就引诱人的思想脱离尘世。”(《武士道》)整洁宁静的斗室、幽雅淡然的挂图、趣味高度洗练的动作等等,茶道的境界确实令人神往啊!


另一方面,日本传统的武士道,对投机客的思维、人格、行为方式可能更有借鉴意义,在这个领域,国外已有专著论述。在武士的培养过程中,知识的教育,智能的训练,固然不能说不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武士人生态度、品格意志的培养,包括超然物外的精神境界,从容不迫而又果断无畏的牺牲精神和行动能力,壮士断臂的勇气,对痛苦的超强忍耐力等等,这一切不正是一个典型的期货操盘手必备的个性特征吗?


期货投机不是一门科学,也不是一个纯粹的智力游戏,而是一个主体实践操作过程。所以,在我的理解中,“传道、授业、解惑”者,半师也。以上游戏之言,不足为凭。如有冒犯,愿受师责。


祝愉快!

青泽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