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动力煤期货为电力企业“熨平”价格波动

期货日报 2018-11-26 09:15:22

引 言

煤炭行业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抓领域之一,2016开局之年取得了丰硕成果,2017年迎来深化改革的关键一年。在经历了去年的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工作之后,一些落后的、违法违规建设的煤矿已经基本退出,而随着退出产能的增加,煤炭价格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回升。
  

与此同时,电力企业在期市采购价格相对较低且高指标的动力煤,不仅能有效弥补采购现货带来的亏损,还能填补采购现货资源的缺口。当下,煤电谈判仍在继续,握有期货工具的电力企业更多的是坦然。


>>>>

电力企业与动力煤期货的情缘


作为华东地区大型国有能源集团,在动力煤期货即将诞生之时,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能集团)就高度重视,积极研究利用动力煤期货进行风险管理这一课题,并在动力煤期货上市之后,积极实践探索,积累了一定的实践经验和成果。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浙能集团成立于2001年,主要从事电源建设、电力生产、煤矿投资开发、煤炭流通经营、天然气开发利用和能源服务业等业务。其在浙江省委、省政府、省国资委的正确领导下,企业规模快速扩大,效益稳步提升,实力明显增强,形成了以电为主、多业发展的产业格局,成为在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综合型能源企业。
  

浙江浙能富兴燃料有限公司(下称富兴燃料)作为浙能集团开展期货交易业务的具体责任单位,是浙能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负责浙能集团所属燃煤电厂煤炭统一采购,承担着保障浙能集团系统发电用煤供应安全之重要使命。目前富兴燃料已发展成为年采购销售量保持在4000万吨以上水平,集煤炭资源采购、港口中转、下游销售和技术服务于一体的现代煤炭物流企业。
  

“公司在动力煤上市初期,便在期货公司的帮助下,制订了详尽的动力煤期货业务相关规章制度,为开展动力煤期货业务打下了坚实基础。”富兴燃料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一家大型电力企业,动力煤需求量巨大,合理利用动力煤期货市场尤为重要。随着国家煤电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公司在日常的经营活动中,经常面临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特别是近年来,受国内供给侧改革等因素影响,煤炭价格大幅波动,企业面临的经营风险进一步增大。而随着国内期货市场不断发展,期货服务产业经济和实体企业的功能逐步发挥,企业利用期货市场规避经营风险的意识和普及程度也在提高。
  

煤炭作为火力发电的原材料,其价格波动是电力企业面临的主要风险。随着煤炭重点合同取消,煤炭、电力等企业经营模式由“重点合同+市场合同”转变为“长期协议+短期协议”,煤电行业市场化改革迈上新台阶。在近期电力和煤炭企业的合同谈判中,大型企业纷纷在煤炭长期协议价部分参照环渤海动力煤指数浮动计价。
 

 “动力煤期货上市后,电力企业可以通过套期保值等操作,实现电力行业持续、稳定和健康发展,有效缓解‘煤电联动’压力,增加电力企业话语权,做到现货、期货‘两条腿走路’,规避煤炭价格波动风险。”上述负责人深有感触地说。
  

据了解,富兴燃料年采购燃煤4000万吨以上,作为煤炭市场的天然买方,其套期保值操作策略应当以宏观趋势性做多为主,但由于前几年大宗商品市场价格下跌趋势较为明显,因此公司进行套期保值操作的必要性并不那么突出。不过,在探索过程中,富兴燃料充分把握期货价格下跌过程中形成的交易机会,在控制交易风险的情况下,进行期转现操作,取得了一定收益。
  

期转现是富兴燃料在期货交易实践中摸索出来的一个行之有效的期现结合模式。在动力煤期货上市以后,通过“约定期转现交易—建立期货头寸—期货转现货”等创新模式,富兴燃料在不改变原有现货购销渠道的同时,开创了企业煤炭采购定价的新方式。其最大的创新在于,在不改变企业原有现货购销渠道、维护原有的客户关系的同时,创新定价方式,此外还做到了风险基本可控,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锁定远期采购价格。
  

事实上,经过四年多的运行,动力煤期货受到投资者和广大煤电现货企业的高度关注与积极参与。尤其是从去年的供给侧改革以来,煤炭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参与动力煤期市的广度与深度不断提升,动力煤期货作为煤电行业价格发现工具和风险管理平台的作用开始逐渐显现,多家煤电企业已经意识到了利用动力煤期货工具进行风险管理的作用。
  

>>>>

依托期市填补现货资源的缺口

  

自去年以来,煤价大幅上涨,电厂现货采购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电力企业面临的窘境是,在消费旺季时,有钱也买不到煤。时值一年一度的煤电谈判,谈的结果是定量不定价,这对于电力企业来说,很是不利。
  

期货日报记者在11月走访煤电产业的时候发现,面对此种窘境,浙能集团倒是自如很多。富兴燃料有关负责人介绍,当前富兴燃料煤炭采购日趋多样化,包括长协煤、市场煤、进口煤及自有煤矿等。公司年煤炭贸易采购量在6000万吨以上,年度长协量只占总量的25%左右,大量煤炭资源需要通过市场采购补充。公司面临着煤炭价格波动的巨大风险,主要包括:市场采购部分随行就市,价格难以锁定;供应形势紧张时,长协保量合同存在违约风险;用煤高峰期提前囤煤,库存存在贬值风险等。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浙能集团利用期货市场采购现货效果良好,比如电煤套期保值业务模式是在适当价位进行买入建仓,建立虚拟库存,锁定煤炭采购价格;动态配合现货库存,以平仓、交割或期转现等方式了结头寸。
  

“对60万吨煤炭头寸进行买入套期保值,对冲煤价上涨风险,套期保值效果明显。”上述负责人举例道,今年5月上旬,公司在510元/吨左右完成建仓,之后期货价格开启上行通道,公司及时制订平仓策略,在国家发改委设定的绿色区间上限570元/吨以上分批平仓。与此同时,CCI5500动力煤价格由6月初的554元/吨涨至634元/吨,上涨约80元/吨,期货现货实现较好对冲,套期保值收效显著。
  

之前,电力企业担心从期货市场接到的动力煤不符合企业的用煤标准,但随着近几年动力煤期货交割指标的完善,电力企业越发倾向于用交割煤来填补现货供应的空缺。
  

“公司于2017年大力拓展动力煤期货业务,运用期货进行风险对冲。”上述负责人表示,核心推动力来自于集团面临的外部经营环境的变化。“两降一升”的格局已成为时代趋势,难以扭转。一降指的是燃煤电厂发电利用小时数下降,由原来的5500小时以上,逐年下降到目前的4000小时,未来还将持续缓慢下降。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经济L形增长,对电力需求增加放缓。此外,由于发电结构变革,清洁能源发电比例逐步提高。另一降指的是上网电价降,浙江省平均上网标电价每度0.415元,较前几年比已降4.7分,省内煤机上网电价下降已成趋势。一升指的是煤价升,今年以来,市场煤炭价格高位振荡,长期处于600元/吨以上。
  

实际上,在“两降一升”的经营压力面前,控制煤炭采购成本至关重要,期货价格通常贴水现货价格,通过期货市场进行资源采购补充是一种选择。但是在2017年以前,交割标准品的煤质要求还存在漏洞,交割品并不一定适用电厂燃用,这也是许多电厂无法利用期货工具的一项重要限制。
  

自ZC1701合约以来,郑商所对动力煤交割品交割标准进行了修订,且对于替代品和不同质量的煤炭的罚扣标准也都从严规定。
  

“在交易所完善了交割标准之后,公司决定利用期货市场进行买入套保并进行交割,我们找到了一个性价比更高的煤炭采购渠道,甚至可以提前锁定采购价格,锁定销售利润。更重要的是,通过交割,可以锻炼煤炭期货队伍,积累经验,提升公司期货业务水平。”上述负责人介绍。
  

记者发现,富兴燃料在ZC705合约上,通过滚动配对与金银岛(宁夏)供应链有限公司配对成功400手,对应现货4万吨,交割结算价622元/吨,并委托交易所进行结算。
  

谈及交割流程及心得,上述负责人说,5月15日完成现货交收,交割煤炭39687吨,化验热值为5503大卡,干基全硫0.6,交割的煤炭品质相当接近标准品要求,质量较好;预检、出港检验以及到港检验质量报告均不存在较大偏差,电厂燃用安全放心。

 

>>>>

借助契机综合发挥全产业链优势


2017年9月,郑商所发布《关于调整指定动力煤交割港口的通告》,增设浙江舟山六横港为新的动力煤期货车(船)板交割计价点,这是华东地区首个交割港口。
  

“舟山六横港口作为华东地区最大的专业化煤炭公用港口、最大的进口煤中转港口,将牢牢依托浙能集团这一动力煤期货交易最大的终端电力企业,借助成为华东地区首个动力煤期货交割港的契机,配合舟山地区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等利好实施,充分落实六横港口煤炭商贸物流链的串联工作,将六横港口打造成为国内外重要的煤炭枢纽中心。”浙能集团煤炭分公司相关负责人11月在六横港的推介会上如是说。
  

据了解,浙江舟山煤炭中转码头坐落于六横岛东北岸,2009年6月开港运营,是国家煤炭应急储备基地,也是华东地区最大的专业化煤炭公用港口,还是华东地区最大的进口煤中转港口。六横码头地处长江三角洲黄金海岸,服务覆盖浙江沿海、江苏、上海等长江三角洲经济发达地区和江西、安徽、湖南内陆地区。
  

谈及六横港交割优势,富兴燃料有关负责人认为,一是资源保障。六横港作为进口煤资源重要的靠卸港口,年度中转量大,交割资源具有保障。开港以来,六横港已完成1.7亿吨的吞吐量,其中进港量8605万吨。二是六横港进口煤种符合交割标准品要求。进口煤澳煤资源5500大卡煤种符合期货交割标准品要求,且具有一定经济性。六横港具有配煤优势,进口煤品种较多,可通过掺配成符合交割标准且适用下游电厂燃用的高性价比煤种进行交割,性价比高。三是六横港辐射华东海进江区域,具有区位优势。六横港交割不设升贴水,针对华东海进江客户,相较北方港口采购,六横港交割采购节省10—15元/吨的海运费优势。
  

在调研中记者也发现,浙能集团煤炭板块业务优势明显。浙能集团煤炭分公司包含港口公司、海运公司以及煤炭贸易公司,覆盖煤炭采购全产业链。通过资源整合和优化,运输综合成本具有明显优势。同时,具有期货业务经验,依托富兴燃料,今年以来进行多次期货业务操作和现货交割,积累了经验。

  

>>>>

“点价模式”成为亮点


与下游客户商定远月煤炭销售固定价,签订远月购销合同,富兴燃料在期货盘面以低于固定售价的价格锁定采购成本,扩大市场煤销售,实现与下游客户的双赢。

  

期货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富兴燃料于今年7月上旬向贸易客户提出远期购销方案,于9月以固定价格615元/吨向客户销售一定数量煤炭。舟山一清、振恒能源、亚太能源以及金连鑫4家煤炭需求商进行响应,共计24万吨。公司在ZC1709合约上择机建仓,建仓均价约590元/吨,锁定25元/吨销售利润。
  

“对于富兴燃料来说,点价业务的优势在于拓展了市场煤销售模式,促进市场煤销售体量。下游客户得益于该种业务模式,继而双方会形成持续、稳定、共赢的业务合作关系,同时在市场煤价波动的环境下,锁定客观的销售利润。”富兴燃料有关负责人详细解释。
  

在煤炭价格连续下跌过程中,上游企业相对于下游企业缺乏“议价权”,往往需要让利出货,尤其在现货价格连续下跌过程中,手中的库存使得企业“叫苦不堪”。但是,通过以上套保操作,企业不仅规避了价格下跌的风险,同时在期货市场还有盈利。可见“点价模式”在规避价格波动风险、辅助企业经营、帮助企业扭亏为盈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事实上,点价可规避价格波动风险,期现货价格联动是期货套期保值操作的核心和前提,统计自2013年上市至今的动力煤期现货价格,两者相关性高达0.98,这意味着98%以上的期现货当日价格波动方向一致,而这也为“点价模式”操作打下了坚实基础。“点价模式”操作的第一步就是上下游企业在期货市场上进行买入或者卖出操作,这一操作的实质就是买入(卖出)套期保值,而之后签订的合同价格使得套保效果更好,基差风险被降至最低。
  

光大期货动力煤高级分析师张笑金认为,点价还可减轻企业经营压力。期货市场有完善的实物交割制度,只要符合规定的企业都可以通过期货公司进行实物交割申请。如果在持有头寸阶段未能找到相应买卖方,企业完全可以通过期货市场的实物交割来进行物权转移,这对于一些中小企业(议价权处于劣势)至关重要,企业无需接受一些不合理合同来维持经营。
  

另外,点价的优势还在于成交价格公平,具有说服力。现货交易中最为“模糊”的环节是价格确定,由于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称,价格往往会对某一方不利。即使使用点价模式进行交易,基准价的选取仍至关重要。期货市场参与群体广泛,从投机者到机构再到生产企业,大家以各自对市场的理解进行交易,配合连续交易以及实物交割模式,使得期货市场价格公开、透明,具有说服力。“通过期货价格的点价模式,可以让双方企业在一个公平环境中进行交易,成交价格能够最为全面地反映现货供需关系。”张笑金说。
  

>>>>

对于客户而言,点价的优势在于:


一是可以降低和控制采购成本。该模式的提出就是基于对远月合约的一个基本判断,通常以相对优惠的价格进行贸易邀请。当采购价格较为合理时,下游客户可以提前锁定采购成本,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获取一定的优惠。
  

二是下游公司受限不能参与期货,可通过“点价模式”降低风险。由于下游电煤终端用户多为电厂,大多为国企,不能直接参与动力煤期货套期保值。通过向富兴燃料采购动力煤,进行点价贸易,可以变相锁定采购成本,应对煤炭价格波动风险。
  

三是保障下游客户远月资源刚性兑现。“浙能”的品牌信誉在行业内有口皆碑,签订的远月购销合同必能保证在质量标准要求范围内刚性兑现,客户可以获得优质、稳定的煤炭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点价模式”,其最关键的核心是升贴水,而升贴水幅度其实质是基差。升贴水幅度会随着市场供需格局变化而变化,而上下游企业在期货市场的操作和最后合同的签订仍有一定的时间差,其间现货市场的变化将对价差产生影响,这是“点价模式”中难以避免的风险所在。
  

富兴燃料有关负责人说,期货作为一个套期保值工具,为浙能集团今后的长期持续操作奠定了基石。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