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征求意见)解读 适当性匹配 投资者分类 普通投资者 专业投资者 责任承担

源泰律师 2018-11-09 14:56:35


中国证监会于2016年9月9日就《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以下简称“《征求意见》”),旨在为证券期货投资者制定统一适当性管理规定。此次《征求意见》对投资者适用性调整较大,本所基金团队就六大核心内容分析如下:


一、适用主体与范围


《征求意见》第二条将适用范围明确为“向投资者销售公开或者非公开发行的证券、公开或者非公开转让的期货及其他衍生品,或者为投资者提供相关的证券、期货业务服务的,适用本办法。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征求意见》第三条将适用主体明确为“向投资者销售证券期货产品或者提供证券期货服务的机构”,即包含直销和代销机构,以下统称为“经营机构”。


【公募基金是否适用?】 


对于这个问题业内有不同的理解。但《征求意见》第一条将《基金法》作为其立法依据,起草说明也提到立法初衷包括完善“私募基金”的投资者适当性制度。《证券法》第二条亦明确适用于“上市交易的证券投资基金份额”。且《征求意见》第十九条亦覆盖公募产品。所以,从上述角度分析,基金是需要适用的,也没有排除公募基金。


但公募基金适用后,存在执行难度。公募基金投资者门槛较低,主要针对中小投资者。《征求意见》第二十五条规定,不得向普通投资者主动推介高于其风险承受能力或不符合其投资目标的产品或服务,而公募基金的天然优势就是公开募集/公开销售。所以,我们建议将公募基金排除在适用范围外。相对其他证券期货而言,公募基金的投资者适用性、销售规范等较为成熟,建议沿用现行的法律法规,且针对分级基金这类复杂型产品,交易所已在推进投资者适当性制度的建立。


二、引入投资者分类


《征求意见》第七条到第十三条提出投资者分类体系,将投资者分为普通投资者和专业投资者。普通投资者在信息告知、风险警示、适当性匹配等方面享有特别保护。且对于不同投资者,经营机构将承担不同的责任。


(一)专业投资者

《征求意见》第八条规定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专业投资者:

1、经有关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金融机构,包括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等;经行业协会备案或者登记的证券公司子公司、期货公司子公司、私募基金管理人;

2、上述机构面向投资者发行的理财产品,包括但不限于证券公司资产管理产品、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产品、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产品、银行理财产品、保险产品、信托产品、经行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基金;

3、社会保障基金、企业年金等养老基金,慈善基金等社会公益基金,合境外机构投资者(QD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

4、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1)最近一年末净资产不低于2000万元;(2)最近一年末金融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3)具有2年以上证券、期货、黄金、外汇等投资经历;

5、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自然人:(1)金融资产不低于500万元,或者最近3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2)具有2年以上证券、期货、黄金、外汇等投资经历,或者具有2年以上金融产品设计、投资、风险管理等工作经历,或者属于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获得职业资格认证的从事金融相关业务的注册会计师和律师。


前款所称金融资产,是指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及其他衍生品等。


(二)普通投资者


《征求意见》规定专业投资者之外的投资者为普通投资者。


(三)投资者相互转化


《征求意见》规定普通投资者和专业投资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


【普通投资者VS合格投资者】


首先需要明确,“普通投资者”并非与“合格投资者”相反的概念,而是存在交叉。特别是适用于专户/私募基金投资者的情形。


在专户/私募基金方面,除资金门槛外,《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第十二条对合格投资者的要求为: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单位;金融资产不低于300 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的个人。


《征求意见》对专业投资者认定标准显然比《暂行办法》更高,即便符合《暂行办法》合格投资者的资格,即可以购买专户/私募基金产品,并不当然认定为专业投资者。大概率情况下,专户/私募基金的合格投资者可能仍是“普通投资者”,那么经营机构需要向这些“普通投资者”履行相应的告知、提示等程序。


另外,《征求意见》生效后,对于不符合专业投资者的专户/私募基金现存投资者,如何衔接也亟待明确。


三、制度建立


为落实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征求意见》要求经营机构就投资者分类、产品或服务分级、适当性匹配制定内部管理制度。


四、禁止行为


《征求意见》第二十五条明确禁止经营机构进行下列销售产品或者提供服务的活动:

(1)向不符合准入要求的投资者销售产品或者提供服务;

(2)向投资者就不确定事项提供确定性的判断,或者告知投资者有可能使其误认为具有确定性的意见;

(3)向普通投资者主动推介风险等级高于其风险承受能力的产品或者提供相关服务;

(4)向普通投资者主动推介不符合其投资目标的产品或者服务;

(5)向风险承受能力最低类别的投资者销售高风险产品或者服务。


五、普通投资者告知信息


《征求意见》第二十六条提出经营机构向普通投资者销售产品或者提供服务前,应当选择能被普通投资者理解的方式告知下列信息: 

(一)可能直接导致本金亏损的事项;

(二)可能直接导致超过原始本金损失的事项; 

(三)因经营机构的业务或者财产状况变化,可能导致本金或者原始本金亏损的事项;

(四)因经营机构的业务或者财产状况变化,影响客户判断的重要事由;

(五)限制销售对象权利行使期限或者可解除合同期限等全部限制内容;

(六)本办法规定的适当性匹配意见。


《征求意见》规定告知、警示应对采用书面形式,确保送达投资者,并由其确认已充分理解和接受。如经营机构通过营业网点向普通投资者进行的告知、警示,应当全过程录音或者录像;通过互联网进行的,经营机构应当完善配套留痕安排,由普通投资者通过符合法律、行政法规要求的电子方式进行确认。


六、法律责任


《征求意见》第三十七条规定:经营机构履行适当性义务存在过错并造成投资者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经营机构与普通投资者发生纠纷,经营机构不能证明其履行相应义务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对经营机构适用如不能证明履行义务,就直接认定为有责。如该条生效,在司法或仲裁层面可被直接引用,要求经营机构承担相应损失。对金融产品的销售和服务,这一条是具有颠覆性意义的,是金融消费投资者保护的进步,大大加重经营机构的责任,使得经营机构销售或提供服务时慎之又慎,因为投资者可凭该条来“找茬”。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