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期货投资公司的几种模式

能化马前炮 2019-03-06 12:43:16

最近跳槽了,事实上原公司还是很好的,只是因为我上海混的太艰难,三年过去了快三十岁,认清了现实也看到了自己的上限,加上本身有地域情结毕竟是土生土长的浙江人加上杭州读的大学,所以选择了杭州的一家公司。其实也倒无所谓在哪家公司工作,只是想重新开始罢了。当时对新公司也没报什么太大希望,然而运气不错,和老总们深聊下来,感觉新公司的这个模式是可行的,未来是有前途的。今天我就简单讲讲做期货,几种常见模式的差异性和可持续性。暂时我先排除期货当做套保工具的,只留下以作为主要盈利手段的。
按照实现方式可分为投机和产业。投机按照交易方法分,可分为技术派、基本面派、量化派,技术派又分为趋势、波段、高频,高频以郑州抄单模式最为代表。基本面派在我眼中分为上海模式和杭州模式,更细化一点杭州模式又可以拆分成投机派和产业派。量化只在大学毕业设计接触过一段时间,了解不多,暂时就分为基于均线系统和非均线系统这两种吧,当然还见过加入未来函数的神经网络系统等等,天才太多方式太多在不断发展中。
郑州模式,是门槛最低上手最容易的,适合所有四肢健全即便一无所知的大众群体,而且已经有很多人证明是可以成功的。从几千一万做到百万千万,损失不大亏完了大不了重新打工,但一旦成功就实现财务自由。关键点在于有没有好的老师带,愿不愿意带。方法很简单,有的是不看图的纯炒单剥头皮,也就是程序化高频的前身,为市场提供充足的流动性,缺点就是简单枯燥,机械操作,需要日积月累慢慢赚;有的是看图看突破,一旦突破平台就以最快的手速追进去,赚最流畅的一段,错了在原价位或者微低于原价位砍仓,有一个较好的盈亏比和胜率,缺点就是量做不大,几手十几手有对手盘,但是一旦起量就容易出现滑点,而且郑州大部分都是这种模式,就容易造成在某个技术点位策略趋同,变成价格直线上升或者直线下降,一旦手速稍慢,就成了老手的踏板,甚至在缺乏流动性的时候砍出来的价位非常大。所以,这种模式只要有人带,而且保持精力充沛注意力集中,把自己当做机器人日复一日,能一步一步做起来,而且适合各中小散户。
再来谈谈基本面派,我称为上海和杭州模式。上海模式,基本上以数据分析作为基础,需要有广大数据源和信息渠道,更需要极其强大的数据解读分析能力,扎实的经济金融等理论基础。这和杭州模式本质的区别在于,更倾向于研究和逻辑,从数据中发现市场的矛盾挖掘投资机会,在数据间交叉验证,辅之以现货进行配合验证。我前同事和偶像周小康等都是上财高材生,研究能力无话可说。大部分卖方研究员其实就是这个套路,所以相对来讲,学历门槛是这几种中最高的,但现在重点本科以上学历,学习几个月也能掌握了,因为我们都站在了前人的肩膀上。不过,现在市场上交流得多,加上分析仍然停留在供需平衡表上没有实质性变化,产业也都学会了这一套,十年前没有人会玩这一套所以赚了钱,现在大家都懂了也就不稀奇了,有效性也大大降低了。
而杭州模式(更准确来讲包括宁波,只是现在宁波某公司被查了之后重心移到了杭州),以现货作为根基,深入产业,然后再逐渐往分析上靠拢,虽然逻辑上没有上海帮来得精细,但是靠着强大的现货渠道掌握着丰富的产业信息更贴近市场,第一时间知道市场变化,这方面有着绝对的优势。这模式估计刚开始由宁波某公司等开始,之后2014年附近永安、浙商等经纪公司模仿着将风险子公司做大做强推广传播,衍生出现在很多的期现货套利公司和以现货作为信息渠道的期货投机公司。
而去年开始,区别于衍生出的这两种的新模式又在兴起(可能这并不是新的模式,因为宁波某公司和我前东家的母公司,估计之前也是这么一直在做,只是突然拔地而起非常多的类似的公司)。至少在化工品中,16年之前是鲜见的。到底是什么呢?就是相比上述的杭州模式更深入产业,我可以理解为现货公司的升级版(而不是金融公司的升级版)。分析决策是大脑,现货和期货是四肢是实现手段。区别于金融公司,它能在现货上布局头寸;区别于期现公司,它能在上下游工厂、标品非标、地域间等做不同套利;区别于传统现货贸易企业,它有更丰富的使用金融工具的实现手段和研发团队。可以理解为以产业渠道为根基,基本面分析为大脑,期货和现货为实现手段的金融实体一体化公司,现货既是信息渠道也是实现手段,业务员既是数据分析师也是期货现货交易员,它需要团队和个人的综合能力更高更强,非一般小公司和个人可以实现。它具有较好的抗风险能力,稳定可持续。但核心就是人才,对员工的综合要求是非常高的。
另外还有一种抛开以上所有的模式,也是我个人觉得期货转型的另一条路,便是宏观对冲(期货-股票-固收)模式,典型代表就是永安和凯丰。因为资金到一定体量以后,期货毕竟小众,容纳能力有限,对于大资金来讲第一种就是往现货走,第二种便是往容量更大的股票转型。期货分析师往股票相关板块转,资金也往其他金融工具分配。
但是有一个特殊的公司,敦和,从最近的招聘来看,已经具备了上述我提到的所有模式。叶大户从个人期货发家,然后成立资管公司,从期货到股票到固收,最近在开始招收现货团队,与永安和另一家类似我新东家模式的组成了巨无霸“黄埔联盟”,这是站在金融机构的食物链顶端的最终极形态,无论在资金、人才、信息、渠道上都已经无懈可击碾压任何对手。
期货市场发展才短短十几二十年,真正有传说开始也不超过十年,而创新模式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尤其近五年更是日新月异。未来小鱼吃虾米、大鱼吃小鱼、鲨鱼吃大鱼会更加残酷,资产管理从个人转型到机构化运作的时间也许都用不了几年。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