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行业聚光灯 | 现货纠纷案件汇总

要素观察 2019-03-18 10:24:40

一、现货交易平台特点

1、一般以金属、原油、沥青、天然气为主要交易对象,目前也出现大量的以红木、茶叶、邮币卡为交易对象;

2、不通过自身交易形成价格,没有一个公开、透明的价格形成机制,市场行情价格被操纵的可能性极大,一般是T+0连续交易方式;

3、交易均为高杠杆交易,实行保证金交易,再一个就是有些平台出现双边收取手续费,费用非常高,另加高昂的过夜费等相关费用;

4、大都以反向对冲方式了结,基本无实物交割,很多平台也出现了强制平仓方式;

5、交易场所发展会员、会员又发展代理商和居间商,层层招揽客户,会员与客户对赌。


二、目前该类案件处理

(一)行业整顿——行政管理整顿

在全国范围内,大量现货平台被各地政府整顿关停。虽然很多平台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正常,但很多平台的现货业务基本处于下线停滞状态。2017年初,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决定对大宗现货商品交易行业开展一次为期半年的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由于国内大宗现货行业情况纷繁复杂,尤其是在地方大宗现货商品交易市场上,各种利益盘根错节,一直到9月底,从各地反馈的清理整顿工作进展情况来看,“回头看”工作才算整体上告一段落。

(二)追究刑事责任

通过大量的媒体报道可以看出,目前很多平台有涉嫌刑事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多为平台发展的会员、代理商、居间商等,以诈骗罪、非法经营罪等追究刑事责任。当然,在一些地方比如黑龙江、山东等地区地方政府成立综合整顿小组,给现货平台投资者受害者刑事救济途径,对来访报案的现货投资者进行登记,但目前对于现货平台及主要负责人进行刑事责任认定还未有明确结论,投资者维权之路漫长。

(三)民事诉讼——投资者个人维权救济有效可行的途径

1、目前占主流的裁判意见是现货平台承担责任

通过民事诉讼,投资者个人维权救济,是投资者尽快追回损失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以合同、侵权之诉诉至法院,要求法院判决平台承担责任挽回损失。最高人民法院在一起民事案件中最终裁定一家具有省级政府批文的贵金属交易平台以“现货”为名进行非法期货交易,判决平台全额赔偿投资者。这种裁判态度,对于下面基层法院处理类似案件也提供了借鉴参考作用。

2、地方证监局的认定结论对司法裁判的影响

目前也有一些地方法院,对于该类案件的判决需要地方证监局、金融办对现货交易平台进行专业认定结论,因此金融机构对现货平台的认定结论的公正性至关重要。对类似现货交易平台,不同地区的证监局会出现截然不同的认定结论。如此以来,对法院的裁判结果就产生了决定性影响。

3、现货平台进行非法期货认定是否需要地方证监局的认定结论?

根据《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国办【2011】38号文、【2012】37号文、2013年中国证监会《关于做好商品现货市场非法期货交易活动认定有关工作的通知》等一系列文件的规定,对非法期货平台的认定并没有规定证监局的认定作为裁判的依据。另,人民法院对案件有唯一的司法审判权,对于案件的审判定性应交由法院依法裁判。因此,人民法院在审理该类平台的案件中,不应该以地方证监局的认定结论作为唯一的参考依据,法院应该依法行使法律赋予的审判权,根据案件事实和证据,依照目前相关的法律法规,依法作出裁判。


三、现货平台案件司法裁判标准不一

现货平台案件司法裁判标准不一,加大投资者的维权难度。各地法院对现货电子交易的判定十分混乱,“同案异判”在现货合同纠纷中表现的十分明显,一方面,法律对现货市场规范不够完善,法律的滞后以及司法实践没有形成统一标准;另一方面,法官自由裁量权、地域化及把握尺度不统一,造成了司法实践混乱。特别是不同法官对证据采信的标准不统一。特别是举证责任的分配和证明程度及证明力大小的确认问题较为突出,甚至法官的专业素养的高低对案件的裁判也产生了不同的影响。


四、几点思考

(一)关于投资者与会员单位、交易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

投资者与交易平台、会员单位之间的法律关系如何认定是案件的一大难点,而理清他们之间的法律关系是裁判的基础。

现货交易模式通常为投资者与会员单位签订诸如《客户协议书》等协议,约定双方之间在交易平台进行现货交易,投资者与交易平台之间往往不会就交易行为签订协议。此类交易模式下,投资者的交易对象为会员单位,投资者与会员单位之间为买卖合同关系。而投资者与交易平台之间并未就双方进行交易的有关内容签订协议或形成事实上的交易关系,投资者仅利用交易平台进行交易,投资者与交易平台之间形成服务法律关系。

投资者如主张交易行为或交易协议无效,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理,会员单位理应成为被告。而交易平台作为第三方服务平台,如其提供的服务不符合法律法规等的规定,投资者可将交易平台列为共同被告,要求其对交易行为或交易协议无效的后果承担连带责任,交易平台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当然,如因交易平台提供的服务存在违法性导致了投资者的损失,投资者也可仅以交易平台为被告要求交易平台承担赔偿损失等责任。

(二)关于交易行为性质及效力的判定依据

对交易行为的效力做出准确判断的前提是对其性质作出准确界定,即交易行为属于现货还是非法期货交易。虽然各法院认定交易行为是否属于非法期货交易适用的法律依据一致,却出现了同案不同判的情况。有的法院认为交易行为虽与传统的现货交易不符,但也因其不具备期货交易的“集中交易方式”或“交易标的为标准化合约”的条件而不属于期货交易,根据“法无禁止即为允许”的原则进行裁判;而有的法院则认为交易行为属于“以集中交易的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的交易”,符合期货交易的特征,而交易平台不具有期货交易资质,属于非法期货交易。可见,因关于非法期货交易认定的规定较为原则、抽象、实操性不强等问题,导致各法院在理解和适用时产生分歧。因此,细化、明确有关规定亦是当务之急。

(三)关于交易平台合法性与交易行为合法性的关系

交易平台通过了清理整顿并经联席会议审核后予以保留的事实,只能证明其在审核当时不存在违法行为,并不等于其在通过审核后不会存在非法期货交易的问题。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还是需要根据交易规则、交易模式、交易行为、交易时间等综合因素对交易行为的合法性做出认定,不能简单地将交易平台设立及存续的合法性等同于交易行为的合法性。

(四)关于法院对交易行为合法性进行认定的权限

虽然38号文、37号文以及《非法期货交易认定通知》及《标准和程序》等对监督、管理交易场所的机构、对非法期货交易进行认定的单位等进行了明确规定,但不能理解为前述规定排除了法院对其审理案件的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和认定的权利,法院对案件进行审理,必然要对案件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是否合法、有效进行判断,这也是做出合法判决的前提和基础。

(五)关于审查案件事实的重要性

现货交易场所纠纷案件的审理虽需遵循一般民商事案件的审理程序和规则,但此类案件涉及金融领域,专业性强,比如需要对“集合竞价、连续竞价、做市商机制、标准化合约”等概念进行理解和判断,因此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应当重视对交易规则、交易模式、交易过程等具体案件事实的审查,以便准确适用有关规定进而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



来源:股东网


关于“行业聚光灯”

关注行业最新、最热资讯,时刻把握行业巅峰信息,为金融人士的前进扫平阻碍,为成功人士带来更多的机遇与前瞻。如聚光灯般指引着行业之路,带领走上财富人生。


要素观察

我们以专业的视角

发布最新行业信息内容

一个真正让你值得分享的平台





读完后记得要分享哟~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