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中美贸易战的本质根本不是贸易战、不是政治战、不是外交战!

乌有之乡网 2019-10-15 06:08:58

           


美国此举本质上是逼迫中国在金融上做出实质性让步,其最终目的是在经济、政治、外交、军事、科技等领域无法打赢中国中国的情况下,在金融上一举击败中国,控制住中国的金融,从而掌控住中国的经济命脉,再反手在经济、政治和外交上等领域打败中国,使美国利益最大化。

  中国北京时间昨天(4日)下午,随着中国宣布拟对原产于美国的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美贸易战大有一触即发的架势。

  因为此前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对华301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拟对中国输美的1333项约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

  从给美国公布拟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到中国公布自己的反制措施,用时不到24小时。

  而此前中国正式反制美国钢铝制品加税的232措施时,则是在美国正式加税(3月23日)8天之后的4月1日深夜(美国4月1日白天)宣布的。自次日开始,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水果及制品和猪肉及制品等128项进口商品分别加征15%和25%的关税。这中间空档的8天是中国所谓的针对232措施的关税加征名单公开征求公众意见的时间。

  此次中国宣布针对301调查的反制措施则是在美国加税清单公布后不到24小时就宣布了,直接省略了征求公众意见的时间,可见中国准备的充分和态度的坚决。此前所谓8天征求意见的时间,不过是给足美国调整思路,重归谈判协商之路的面子和时间,但美国并不领情,所以这次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再给时间和面子了。于是,我们看到中国的这次反制决定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

  美国挑起的此次对华贸易战,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愤慨,纷纷支持中国政府对美不妥协、不让步,采取强硬反制措施。因为我们认为贸易战虽然没有赢家,但坚信打下去最大输家肯定是美国。故既然美国愿意玩“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冒险者游戏,那我们一定要奉陪到底,绝对要让美国“自损一千伤敌不足八百”。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既然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并无必胜的把握,反倒是必输的可能更大些, 那美国为什么还不管不顾的要发起贸易战呢?

  因此很多人认为所谓的中美贸易战其实是表象,本质还是政治战、外交战,科技战,甚至军事战,你看美国的航母战斗群居然又跑到南海中国岛礁附近来了。

  显然,此次美国蓄意挑起的大规模贸易战其意并不在贸易本身,而是在于贸易之外的政治、外交、军事甚至科技等其它领域,美国妄图以贸易战迫使中国在这些领域对美让步。比如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此举是针对“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妄图借贸易战遏止住中国的科技发展。

  这些看法都有一定的道理,贸易战的确不在贸易本身,贸易战的确也不是美国真正的目的。特朗普对此也供认不讳。

  特朗普昨天在推特上说,这不是贸易战。他称贸易战多年以前早就失败了。

  (推特译文:我们没有和中国打贸易战,这场战争多年前就被当时代表美国的那些愚蠢无能的人打输了。现在我们一年有5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另有3000亿美元知识产权被窃。我们不能让这一切继续!)

  稍后他又做了进一步解释,说“当你已经损失5000亿美元,你不能输啊!”

  特朗普肆意夸大所谓的贸易赤字,高高举起关税壁垒的武器,但又不承认是贸易战,他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道出了其中的真谛。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4日在CNBC的一次采访中说表示,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最终可能最终会演变为谈判。“It wouldn’t be surprising at all if the net outcome of all this is some sort of a negotiation,” Ross told CNBC in an interview.”(“如果最终两国的贸易摩擦演变为谈判,那我将一点也不意外。”)

  这次美国将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旗高高举起,先通过什么钢铝征税,表面上是面对全球,但又对钢铝制品对美出口名列前茅的大户如加拿大、墨西哥、欧盟等采用豁免的方式以避开贸易战,单单对对美出口量排名十名开外的中国不豁免,这是给中国一个下马威,逼中国主动求饶。但中国强力反制,随后美国又宣布更大规模的对华输美产品征税,涉及500-600亿美金,造成一种黑云压城之态势,还是意图逼迫中国谈判求饶。

  那么问题来,美国想逼中国谈判,究竟想谈什么呢?

  谈贸易?缩减对华贸易赤字?

  不可能,特朗普自己都说了,这个美国多年前已经失败了。一是因为美元是国际货币,这就决定了美国对外贸易逆差是非常正常的,不逆差才不正常,如果美国真想改变贸易逆差,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开动机器大印美钞就行了;二是中美贸易都是市场经济下的自由贸易,进口都是彼此需要的产品,政府如何可以用行政手段改变贸易逆差呢?这不是美国最反对的非市场经济行为吗?况且中国对美出口轻工、纺织、日用百货居多,这些大都是民营企业出口,政府能命令这些民营企业减少对美出口吗?

  所以,在减少美国贸易赤字方面,如果美国不主动放开对华高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中美谈一万年也不可能有啥实质性结果,中美贸易表面不平衡的状况也绝对是无法改变的。对此美国其实是门清的,所以特朗普才说了实话。

  不谈贸易赤字,以贸易为幌子谈其它问题,如谈政治、外交,军事,科技等等?

  也全都是不可能的,或者说效果不大,不是美国的主要目标,因为这些能谈下来的东西,既难以满足美国的胃口,也难解美国的燃眉之急。

  比如,政治上,想让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走中国改旗易帜之路,不可能!我们早定性了,那是邪路,不可能走,中美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有谈判的空间;外交上,想让中国和俄罗斯疏远,放弃一带一路、关闭亚投行等这些,别说做法了,就是想法都是天方夜谭的;军事上,美国一直对华严密封锁技术,现在更是无棋可走,不是派几艘军舰来南海就可以遏制中国军事的发展,中国更不可能会因为贸易摩擦或者贸易战,放弃正常的军事发展。

  那么是在科技上,遏制“中国制造2025”?这更是胡思乱想了,大概只有中国人会这样想,美国人是不会的。因为“中国制造2025”已经上升到中国的国家战略层面,是什么人或国家有什么力量可以改变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国家战略呢?除非中国国家变色了,美国对华颜色革命成功了,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国家会有此不切实际的想法,美国也不例外。但中国离颜色革命成功还远着呢,美国哪有半点希望可以迫使我们放弃既定的国家战略呢?

  所以,如果美国以贸易战为幌子,意图从政治、外交、军事、科技等方面让中国让步,则算盘肯定打错了,因为这些方面中国无步可让,美国做的再多也都是无用功。因此,美国不会真的在这些方面谋求和中国谈判并逼迫中国让步。事实上,这也根本就不是美国的算盘,顶多算是能搂草打兔子,能够顺便逮个兔子最好了,逮不着也无所谓,这些都不是主要的。

  那么,美国将贸易战的大棒高高举起,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这个酒又不是政治、军事、外交、科技等方面,美国绕了一大圈,究竟是所为何来呢?

  我认为,美国此举本质上是逼迫中国在金融上做出实质性让步,其最终目的是在经济、政治、外交、军事、科技等领域无法打赢中国中国的情况下,在金融上一举击败中国,控制住中国的金融,从而掌控住中国的经济命脉,再反手在经济、政治和外交上等领域打败中国,使美国利益最大化。

  我们都知道,金融领域是目前美国唯一能独步天下的领域,也是美国实力最强势的领域。在产业空心化的现实下,金融立国的美国,借助美元国际货币的独特地位优势,每隔一段时间,就在世界某个地区刮起一阵金融风暴,风暴所过之处,片甲不留,血流成河,而美国则大赚一把,回头再来剪一次羊毛,又赚一次,好日子可以保证又过上数十年。从而金融成了美国唯一完全占据的高地,其它任何国家均无法与之匹敌,甚至都难以抵挡它的进攻风暴,而唯有在中国,美国的金融风暴一直未对我造成致命伤害,因为我们的金融基本相对独立,不容易受美元的影响,这相当于有了一道防火墙。

  所以,美国在其他领域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一定要把自己金融独步天下的这个优势发挥到极致。这也是美国利益集团目前对特朗普发起贸易战持纵容态度的原因。

  一旦特朗普发起贸易战,而中国忍气不予反制,则美国可轻松大获全胜;如果中国决不妥协,针锋相对,强力反制,则贸易战必然偃旗息鼓,“伤敌1000自损800”这样投入产出比极低的事美国是不会干的,何况还不敢保证能做到“伤敌1000自损800”呢,万一相反呢?

  反之,如果特朗普采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策略,表面上和中国谈贸易,背地里和中国 谈金融,即如果中国迫于美国贸易战的压力,主动快速拆除金融防火墙,真的在金融领域对美国利益集团做出重大让步,那么,贸易战同样也会暂时停止。但这必将鼓励美国的利益集团和特朗普今后将会频繁采取这样的冒险行动,以将美国利益最大化,从而出现了美国在贸易战中不能胜出,却在金融战中大获全胜的结果,而这正是美国的目标所在,是美国最期盼的。

  那么,美国有没有可能在对华金融领域大获全胜呢?

  我的观察是,非常有可能。

  特朗普从竞选到上台,一直在叫嚷要对中国产品征税,也就是要发起贸易战,但是,一直雷声大,雨点小,迟迟未见实质行动。现在突然发起,我想应该是背后博弈未达美国期望,美国想再烧一把火,一鼓作气,干票大的,最后一锤定音,满载而归。

  事实上,中国已经在为避免美国发起的贸易战,而早就做好了对美让步的准备了。去年中美达成百日计划的10点早期收获,决定在能源、转基因、银行业等方面对美国单方面让步,已经是初露端倪了,详见《【夏朝观察】原创 | 中美百日计划早期收获还缺了点啥》。但现在看来,显然这些没有满足美国的胃口,才有今年美国在朝鲜半岛搞缓和,而在台湾问题、在南海、在贸易投资等领域却对我频频出手,甚至直接挑战我们的底线,这都是在为逼迫中国做出更大的让步增加砝码。

  今年的人代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在“对2018年政府工作的建议”中,就明确提到政府将要采取的以下措施:

  1、积极扩大进口,办好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下调汽车、部分日用消费品等进口关税

  2、加强与国际通行经贸规则对接,建设国际一流营商环境。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开放。

  3、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这显然是在向西方发达国家,主要是美国政府释放信息和诚意,也可以说是释放谈判筹码:尽管美国对中国几乎是全方位封闭,中国也宁愿对美全方位开放,以换取中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新型大国关系的确立。

  特别是上述第三条,更是前所未有的重大让步。这一条简单说就是“金融自由化”(即拆除金融防火墙,将我国独立的金融体系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中)。这是美国多年以来一直孜孜以求的目标。

  中国放出这个信号来,应该说下了很大的决心,抱有很大的 诚意,所以两会期间,虽然有全国人大代表程恩富以及政协委员张顺洪教授提交了自己的建议报告,强烈反对无原则的“放宽或取消”,建议修定为“在国家绝对控股的基础上,放宽银行金融相关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 但是李克强在会后的记者会上,依然重申了这一条,说明反对无效。

  在中国政府公开承诺,加速“金融自由化”的情况下,特朗普还是祭起贸易战的大旗,我分析,可能是中国金融自由化的速度和幅度没有赶上美国的期望,所以,特朗普有些迫不及待了,不惜以发动贸易战这种“自损800”的方式,迫使中国马上开放金融市场,放弃中国经济的最后一道防线--金融防线。

  这应该才是特朗普发起对华贸易战背后的真正原因及其所追求的目标所在。

  所以,坦率的说,我不担心美国发起的贸易战,无论真打还是假打,无论大打还是小打,美国占不了什么大的便宜,中国利益虽然肯定会受到损害,但是不会对我造成伤筋动骨和不可逆转的损伤,贸易战所造成的损伤,我们完全可以承受的了,损伤也很快会自愈的。

  我真正担心的是在“金融自由化”的口号下,中国金融阵地的丢失,对我们造成不可逆的损伤,甚至最后导致金融主权的丧失,最后经济不能自主,政治也必将操于人手,等于中国的命运不能自己把握,这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延伸阅读


余云辉:美对华贸易战的真实目的是夺取对华金融控制权

  美国主动发起对华贸易战不是贸易领域的孤立事件。如果没有从美国对华战略的全局角度观察,而仅仅把本次贸易战理解为美国对华贸易的孤立事件,那么中国将会被美国牵着鼻子走,极有可能犯颠覆性的错误。

一、现阶段中美关系的性质 

  自新中国建立以来,中美关系始终是最重要的国际关系。但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中美关系的性质是不同的。如果没有准确把握现阶段中美关系的性质,那么,中国就难以规划出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目标,也无法认清并守住处理中美关系的政治底线、经济底线和金融底线。

  建国以来,中美关系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中美建交之前的对抗阶段,中美关系属于“对抗关系”;第二阶段是中美建交到苏联解体之间的合作阶段,中美关系属于“合作关系”;第三阶段是苏联解体之后的攻守阶段,中美关系属于“攻守关系”,其中美国始终是进攻方,中国始终是防守方。这是当前中美关系的本质特征。

  在中美关系的攻守阶段,美国的策略是“可以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而中国的策略基本上是“韬光养晦,隐忍退让”。美国步步为营的拱卒策略,其终极目标是为了将中国的军,达到推翻共产党政权、分裂中国社会、肢解中国版图、消灭竞争对手、维持世界霸权的目的。这是二战以来美国长期奉行的国家战略。美国的国家战略不会因为政党更迭和总统换届而发生变化。看不清美国国家战略的核心内容是无法处理好中美关系的,更无法打赢中美贸易战。

  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在政治、军事和经济上发起了全面的对华攻势。美国的政治攻势主要表现在台湾问题上突破了“一个中国”的政治底线;美国的军事攻势主要表现于美军入侵中国南海领海、制造朝鲜半岛的军事紧张状态、计划将航母战斗群停靠台湾港口等;美国的经济攻势表现在持续对华封锁高新技术出口、封锁中国资本对美国金融和科技领域的投资、发起中美贸易战等。中美之间的“攻守关系”在经济金融领域则具体表现为中美之间不对等、不对称的开放关系之上。中国开放得只剩下内衣裤,而美国仍然穿着坚实的铠甲。

  如果就本次贸易战本身而言,很容易让人产生美国人是向中国来“要钱”的(即贸易顺差);但是,如果从二战以来美国国家长远战略角度来看,从中美关系的攻守态势上来看,从近期美国对华的政治、军事、经济的立体攻势角度来看,美国绝不是简单的要中国的钱,而是要中国的命。中国经济金融的决策者们能否及时准确地认识到这一点,决定着未来中国能否避免成为第二个被肢解的前苏联。

二、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中国站在十字路口 

  在中美贸易战中,中国面临着两种选择。

  1、选择之一:

  第一种选择是继续维持中美之间现有的“攻守关系”,即美国继续主动进攻,中国继续被动防守退让。在经济金融领域,从拱手让出贸易主导权到拱手让出产业主导权和技术主导权,最终拱手让出货币主导权、汇率主导权和金融组织体系控制权。

  基础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金融机构控制权(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股市、期市、债市、大宗商品等定价权)是国家经济统治权的核心组成部分,属于国家经济领域的顶层权力。

  美国政府拒绝任何境外资本和机构机构染指美国经济的顶层权力。3月21日中国央行发布公告欢迎和鼓励外资投资第三方支付机构,允许外资通过支付机构掌握中国企业和个人的金融数据和行为信息。与此相反,美国政府则以国家安全为由断然拒绝蚂蚁金服收购美国小型支付公司——速汇金公司,不允许境外资本染指美国的金融服务机构,哪怕是小小的支付机构。美国始终牢牢控制着美国经济金融的制高点,拒敌于千里之外,而中国则把各类潜在金融杀手吸引到“金融紫禁城”之内。市场经济有周期性波动,有繁荣也会有危机。中国经济也不例外。但是,不能只想到白天的风和日丽,不考虑夜晚的月黑风高、强盗打劫和杀手夺命。美国的金融安全意识和风险防范意识值得中国认真学习。

  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的支付信息数据:2017年10月人民币在国际交易中的份额是1.46%,而美元是61%。即使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也无法改变美元的霸主地位。但是,只要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只要美国拥有了人民币汇率走势的话语权、拥有了金融机构的控股权,那么,美国借助现行美元的优势,就可以主导人民币基础货币的发行量以及人民币的流动方向,就可以主导国内资本市场的涨跌,就可以制造经济虚假繁荣然后制造金融危机,就可以主导中国的产业兴衰和财富分配,就可以围剿国有企业和国内民营资本,就可以把中国改造为无法独立于美元体系的经济金融殖民地。因此,美国真正最想占领的地方不是南海岛礁和台湾,而是代表中国经济金融统治权的的金融高地!

  美国打贸易战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解决贸易逆差。美元作为世界性通货,通过发行美元就可以进口商品并形成逆差,这恰恰是金融超级大国的追求。中国不能被美国设计的话语所迷惑。美国打贸易战的真实目的是为了获得中国的金融制高点。只要中国按照美国的要求(以兑现WTO承诺的名义,其实WTO条款体现的就是美国意志),允许美元自由进出、允许美元控股中国各类金融机构、允许资本项目自由进出、允许人民币汇率按照美国国会的要求持续升值,那么,美国一定会立马停止贸易战。

  在中美贸易战的谈判桌上坐着两批人,他们不在相同的战略层次上:中国要的是美国的钱,而美国要的是中国的命。如果拿中国金融控制权与美国交换眼前的商品贸易利益的时候,这等于出卖了中国政党和国家的未来。

  金融从来就不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但金融从来就是社会财富最直接的分配者。根据上海银监局的统计,2017年12月末上海外资银行资产余额1.56万亿人民币,预计至少从实体经济领域分配拿走300亿以上的国民收入。

  更主要的是,金融机构不仅是财富的分配者,而且是实体经济的主宰者。金融机构掌握着实体经济的运行信息,控制着实体经济的资金流向和业务兴衰。外资金融机构完全可以把所控制的人民币资金资源主要服务于外资企业而拒绝服务于本土企业。这一点在中国近代史上十分常见。

  如果继续维持中美之间的攻守关系,继续维持美国得寸进尺、中国不断退让的态势,那么,在美国持续的立体化攻势之下,中国必然会丧失经济金融的制高点,最终导致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的深刻危机。

  2、选择之二:

  中国的出路在哪里?中国应该把目前的“中美攻守关系”转变为之前的“中美合作关系”,甚至做好不惜重回“中美对抗关系”的准备。中国高层决策者必须鼓起不惧中美对抗的勇气,做好中美长期对抗的布局,拿出“丢下幻想,准备战斗”的态度,才有可能重新达成中美合作的关系。新型大国关系就是以平等的大国合作关系替代现有不对等、不平等的大国攻守关系。这是现阶段中国必须做出的重大战略选择。

  这是因为:在美国持续的立体攻势之下,中美之间的“攻守关系”会导致中国退无可退,最终亡党亡国,但是,如果中美关系能够恢复到当年的“合作关系”哪怕是重回“对抗关系”,中国的政党组织、国家形态和经济体系还是可以存在和发展的,不会亡党亡国。中国不追求中美对抗,但也不要惧怕中美对抗。这一点,中国至少应该比朝鲜更加自信、更具底气。

  在当前和今后相当长的历史阶段里,应该把处理中美关系的任务、目标和底线定位为:扭转攻守关系(任务)、重回合作关系(目标)、不惧对抗关系(底线)。这也是处理中美贸易战的基本出发点。

  讲政治不仅要讲国内政治,还要讲国际政治。在中美贸易战过程中,中国经济决策者必须懂得国际政治,必须认识到美国对华战略的核心内容是控制并肢解中国;必须认识到现阶段美国对华的政治攻势、军事攻势和贸易攻势不过是“球场上的打配合”,其真实目的是夺取对华的金融控制权,即通过控制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军队的“钱袋子”,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之大战略。美国利用其自身的硬实力、软实力和巧实力的组合已经成功肢解了前苏联,美国同样具备充分的综合实力肢解其它大国。中国对此必须高度警惕。

  如果在中美贸易战谈判中,美国提出全面进入中国的银行、保险、证券、期货、基金、支付等金融机构,提出人民币自由兑换和资本项目自由化,提出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和自由化,那么就可以断定,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目的不是来“要钱”,而是来“索命”。如果看清了对手的底牌,本次贸易战应该换一个思路应对。中国应该借力使力,利用特朗普发动的中美贸易战,把中美之间的利益冲突引导到商品贸易领域,避免未来在货币金融领域的更大规模的对抗与冲突。

三、基于大战略之上的应对策略 

  面对美国的立体攻势,中国需要立体化的应对措施:

  第一、支持俄罗斯、朝鲜和中东地区国家反对美国霸权主义斗争,让欧洲和中东始终成为美国的焦点。

  第二、避免在台湾问题和南海问题上被美国人激怒,同时避免在这两个问题上被特朗普利用。美国胆敢轰炸南海岛礁,中国就马上解放台湾。“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一旦美国认识到这一点,台湾和南海则暂时皆无战事。不能因为美国和特朗普在台湾和南海问题上捣乱而出让经济和金融的根本利益,不能拿党的命门和国家的七寸去交换一时的太平。台湾和南海仅仅是中国的安全屏障,而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却是国家安全和政党安全的本身。

  第三、利用特朗普发动中美贸易战的契机,把战火引向金融的外围,而不能引向金融的核心。

  国家经济具有三道防线:外围是商品贸易、中间是实体经济和高科技产业、核心是货币与金融。其中,各类金融机构是宏观经济的管理工具和调控工具,也是防御外国金融攻击的作战平台。美国政府为什么严防死守本国的高科技产业和金融机构的控制权而千方百计施加压力要获取中国高科技产业和金融机构的控制权?秘密就在于此。

  美国对中国出口的钢铁、铝材等低附加值的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中国可以对美国出口的高附加值商品比如苹果手机、波音飞机、转基因大豆等征收高额关税。

  第四、在贸易战中,中国不仅要阻止美国商品流入,而且要阻止美国资本流入。换句话说,中国不仅要阻止美国商品,而且要阻止美元资本,即限制美国美元资本在华投资,停止美国资本参股任何高科技产业和金融机构。中国本土不缺钱,缺的是投资机会。

  美国利用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获取他国的经济成果,通过出口符号化的美元来进口各类商品,这是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既然美国要打贸易战来消除贸易逆差,那么中国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拒绝进口美元。拒绝美元,必然打击美元,动摇美元的地位,而美元才是美国经济的要害所在。打贸易战一定要瞄准对手的痛点和七寸,不可不痛不痒。

  第五、在经济金融领域,中美之间必须坚持对等开放、对等投资的原则:如果允许美国资本在中国收购和控股高科技企业,那么,中国资本也应该被允许在美国收购和控股高科技企业;如果美国资本可以在中国参股和控股银行以及其它金融机构,那么中国资本也应该被允许在美国按照同等比例参股和控股同等数量的银行以及其它金融机构。金融机构的股权比例和牌照数量必须对等开放。这是中美贸易谈判的重要内容。

  中国对WTO的承诺必须基于对等开放的前提、必须基于西方国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有利于中国经济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否则完全可以视其为不平等条约。

  第六、坚守资本项目管制和人民币不自由兑换的底线,坚持人民币汇率政策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没有资本项目管制和货币兑换管制,就没有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中国经济和产业就会受控于美国政府和美元资本,就会导致中国一切经济金融应急措施的效能大打折扣。

  同时,中国必须牢牢掌控人民币汇率的主导权。人民币汇率政策必须服务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而不是服务于中美关系,不是服务于华尔街的金融利益。没有独立自主的汇率政策,就无法执行独立自主的宏观经济政策和产业发展政策。

四、中国经济的根本出路不在美国而在中国 

  中国是大国,而不是类似于日本、新加坡一样的小国。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如果美国不需要中国的商品,那么,中国更不需要美国的纸币(注意:美元不是“美金”,而是纸币)。那些不能用于服务美国百姓的中国商品,可以用于服务中国百姓,可以用于服务国内广大农村人口。

  经济学不是玄学,没有那么复杂,不能被进出口金额、外汇储备数量、GDP等概念绕晕而丢失了经济的本质。中国经济的本质就是为中国人民服务。如果把那些为2亿多美国人服务的产能转向为7亿多中国农民服务,那么国内产能过剩问题就解决了;如果把那些用于交换美元纸币的商品和劳动力转向用于美化中国农村、美化中国环境、生产健康有机食品,那么中国的就业问题就解决了;如果以“为人民服务”取代“为资本增值服务”、以“人的全面发展”取代“资本的全面渗透”,那么,我们就可以找到制定经济金融政策的正确方向,也可以从容不迫地找到应对中美贸易战的正确方略。

  如果中国把上述对策透露一点给美国,美国会立刻投降:因为离开中国商品,美国人没法生活,美元也将成为废纸。应该告诉特朗普总统:是中国人的汗水和资源在支撑着美元纸币的购买力。

支持独立网站乌有之乡,请长按上面的二维码向我们捐赠或打赏。一切收益将用于网站的日常运行和服务器开支,我们将定期对捐款收益及开支情况进行公示,感谢广大网友的支持和厚爱。因有人恶意投诉,导致捐款时会提示“被人投诉谨慎操作”,请点击“继续转账”。

欢迎访问乌有之乡——
投稿信箱:wyzxsx@163.com
网址:http://www.wyzxwk.com/
手机版:http://m.wyzxwk.com/
乌有之乡微信公众号:wyzxwk0856
微博:@乌有日刊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