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警示新闻】夫妻挪用公款炒期货逃亡13年,称做人就像活棺材

七禾网 2018-12-11 15:33:24


阮秋浓看到丈夫亏那么惨,想帮他走出困境。就这样夫妻俩先后挪用公款160万元。

戚东东说:“进到期货市场后亏了,想把本钱赢回来,收也收不住!”

2011年12月11日凌晨,浙江余姚。走下警车的那一刻,故土的冬天,对于戚东东夫妻俩已然陌生。这一别就是13年,夫妻俩原本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却因一个错误的决定,改变了命运——

【13年了,自由像不可期的期货】

在google“搜索输入“期货”,仅用0.1秒,就搜索到1400万条相关信息。自1990年10月12日郑州粮食批发市场经国务院批准成立后,以现货交易为基础,引入期货交易的机制开始在全国建立,这也意味着中国期货市场迈出了发展的第一步。

1998年是中国期货业发展的历史转折点,全国期货市场风起云涌,赚钱的盆满钵满,亏本的倾家荡产,整个期货市场运营状况十分恶劣,这也不得不使证监会作出规范整顿决定。而戚东东和阮秋浓夫妻俩就在这一年,因为挪用公款涉足期货交易而空亏,一直潜逃在外,这一逃便是13年。

【“想把本钱赢回来”】

戚东东,本是浙江省余姚市国税局税务稽查大队的工作人员,妻子阮秋浓是市财政局国债部的会计,夫妻俩家境都不错,生活安定,他们还有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可爱女儿,在他人眼中可算是幸福美满。

1995年,戚东东33岁,在税务稽查部门工作已经有些年头,在日常与他人的交往中,时常听闻某某因炒期货赚了几百万、某某因期货业务变成了富翁,开豪车住豪宅。虽然口上说贵人自有贵人福,但在心里不免有些嘀咕,凭什么别人就能大富大贵,而自己只能过眼前这种小日子呢?

三月的姚江河畔,春光明媚,江风和煦。下班后的戚东东和妻子阮秋浓行走在江畔,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行人,心绪不平。戚东东说,今天见到老李了,满面春风,他年前在炒期货,赚了不少钱。妻子说,那是人家有本事,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赚到的。

戚东东回家后,脑海还是浮现着老李春风得意的样子。他心里想,要是我有那么多钱,我就可以给妻子、女儿带来更好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凭什么老李就能赚这么多钱,而我就只能靠这点工资过活呢?

“我们也炒期货吧,现在的市场很火。”躺在床上还在琢磨,戚东东跟在身边的妻子商量。妻子不在意地说,“你以为谁都可以赚钱啊!再说,我们哪有多余的钱来炒期货啊!”然而,丈夫口中提及的那些因为期货而赚钱的光鲜印象,也已经在她的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

戚东东就此投身期货市场,但是对于期货不甚了解的他很快赔了进去。

家里的积蓄亏掉了,就向亲戚朋友借,借来的也赔了,戚东东就想到余姚校办企业公司的资金。该公司当时是集体性质,无法直接转钱给戚东东个人,戚东东就借第六羊毛衫厂、福特公司等企业的名义,前后借了100余万元。

而就在1998年,受东南亚金融风暴、大洪水和“千年虫”恐慌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整个期货环境变得恶劣不堪,中国期货市场迎来了寒冬。这笔借款也先后亏了进去。

怎么办?亏损越来越大,逼债越来越紧,戚东东犯了难。

夫妻俩为了这事,夜不能寐。“你手头不是有一笔可以动用的资金吗?”

“那是发行国债的公款。”“先把王柏江的钱还上,不然会出问题,期货是短期投资,博下运气,盈利了马上就可以还上的。”

妻子阮秋浓看到丈夫亏成了那样也不是办法,想帮他走出困境。

就这样夫妻俩先后挪用公款160万元,部分用于还上王柏江的欠款,其他全部赔了进去。

戚东东说:“进到期货市场后亏了,想把本钱赢回来,收也收不住!”

【“真是可惜了!”】

在老同事眼中,这本来是一个生活美满安定的家庭。

说起戚东东夫妻俩的事,小小的余姚城,年纪稍长的人,几乎都听说过一二。

“这对夫妻,真是可惜!”老陈在余姚富巷新村住了将近一辈子。当笔者问起戚东东时,他说,想当年有一段时间,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件事情,他至今都有印象。

戚东东本来就住在富巷新村,这个现在已显出破败老旧的小区,在十多年前,在余姚可算是新颖的小区了。“老公是税务局一个干部,老婆也是财政系统的会计,女的还相当漂亮呢,这就为了炒期货,却拿了公家100余万元!”

老陈说起这个事来,语气里也充满惋惜:“后来亏光了,就跑路了,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家啊,他们还有个女儿,当时还很小,一直由爷爷奶奶供着。”

几经辗转,笔者找到戚东东以前的同事凌先生。

“戚东东本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为人直爽,同事朋友间关系相处得也很好。”凌先生说,“戚东东的父亲是离休干部,母亲是老师,自己是余姚国税部门的工作人员,妻子阮秋浓是财政系统会计,家里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

大家眼里,戚东东拥有一个几近完美的家庭,而且他们夫妻俩发展前景也都不错。却想不到,他们会做出那样的傻事。“事发后,我们才知,戚东东夫妇拿了公款160余万元去炒期货,而且都赔进去了,唉!”

【“什么都不敢做,就是怕”】

160万元的亏空,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尤其对于工薪阶层的戚东东夫妻俩来说更是天文数字。

1998年12月,夫妻俩抛下女儿和父母,离家出逃。

而他们选择出逃的地点,是河南郑州。

为使期货市场规范化,证监会先后在1994年和1998年对期货市场进行了两次整顿。而在1998年的整顿之后,全国45家期货交易市场被撤并成郑州、上海、大连三家。

戚东东选择逃往郑州,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想借此地翻盘。

夫妻俩携带了10万余元,来到了郑州,把女儿交付给了自己的父母,他们多么希望能把这亏空都弥补上,好回去陪陪女儿。

然而,来到郑州后不久,身上仅有的10万余元,全部赔在了期货市场里,夫妻俩提起那段日子,心酸溢于言表。

和所有在逃人员一样,戚东东和阮秋浓夫妻俩度过的每一天都是胆战心惊。

戚东东说,“来郑州后,没过上一天安心的日子,我和妻子生病了,连医院都不敢上,怕被认出来,只是去药店买一点药。”

办案检察官告诉笔者,戚东东夫妻俩在郑州过得相当清贫,在市区一个小区租了一个小房子,白天丈夫在外打工,钱赚的很少,最多时他一人干了三份工作,妻子一直在家做家务,晚上戚东东回到出租房后,简单吃过晚餐,就早早睡下了,妻子阮秋浓说,他们很少出去转,怕被认出来。

在讯问过程中,戚东东和阮秋浓非常配合,对挪用公款用于炒期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每每谈到这13年生活处境时,他们都唏嘘感叹。

“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看着别人一家几口在一起,抱着儿女出来,我的心就如刀绞一般,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一个人悄悄地抹泪。这13年来,我甚至忘却了家是个什么滋味。每年过年,都想给家里打个电话,但是都会犹豫,忍不住打了,也就问声女儿好不好,父母好不好,很快就把电话挂了。”这些年,因为害怕,他们一次家都没回过。

“每一次上街看到警察,每一次听到警车开过,每一次听到敲门声,都会是一阵心跳加速,生怕是警察找到自己了!”就这样躲躲藏藏了13年,戚东东和阮秋浓的神经时刻保持着紧张。他们不敢进大超市,买东西跑到小卖部里,连衣服都不敢出去买,饭店也不敢去,总是回家吃饭。“我们躲在家里,有时出去打零工,也不敢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干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地方,每次也不敢和别人多交流,生怕被别人听出什么破绽。”

戚东东出逃时是170多斤的体重,人高马大,但在13年后,他仅剩下120多斤。阮秋浓在十几年前是单位里的一枝花,长得很是端庄漂亮,但是这番折腾之后,48岁的她已憔悴苍老。

戚东东和阮秋浓也无数次想过自首,晚上躺在床上为了这事有过无数次的争吵、哭泣,可是这一大笔钱怎么还得上呢?这一想又害怕起漫长的牢狱生活来。想起来就恐惧,就一次次逃避。13年里,丈夫时不时还会做期货,“就想把钱给还上!”

在检察院的审讯室里,戚东东和阮秋浓都十分平静。

侦查员问他这十几年逃亡的感受是什么?

戚东东说:“做人就像一口活棺材!其实被抓到了也好,我们再也不用东躲西藏,胆战心惊了。”

【“东东,你别这样”】

在戚东东和阮秋浓潜逃后不久,他俩所在的单位很快发现了他们挪用资金的情况,余姚市检察院第一时间介入调查。

然而戚东东和阮秋浓究竟逃往了何处?13年中,余姚市检察院反贪部门先后多次组织办案人员前往嘉善、上海、新疆等地开展过调查,但是线索很快就断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行踪,始终无法掌握。

2011年8月,经过多次的讨论、分析,办案人员确定了一个方向:“从情理分析,他们不可能不跟自己的女儿联系。”

在一份长达数十页的戚东东和阮秋浓近亲属的通话记录中,有一个来自郑州的手机号码很是特别。这个号码在移动公司查找不到相关的机主身份,而在十几页的通话记录中,这个号码出现了为数不多的几次,而且通话时间都很短。

办案人员认为该号码使用频率不高但是每次都有通话记录,时间又很短,这就有可能是通话人时间很紧,只是互报一下平安。

而从郑州方面传来的消息是:该电话只和三个号码联系过。分别是:他们的女儿、父母和姐姐。

12月的郑州,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6度,迎面的寒风似刀剑。12月10日,周六,天气阴,时不时在寒风的裹挟中飘下些雪花。戚东东夫妻俩休息在家,一直没有出门,他们不会想到,这一天在家竟等到了来自家乡的“问候”。

办案人员原本想一举将夫妻俩拿下,但在进门时,戚东东和妻子阮秋浓非常镇静,戚东东用河南话质问进门的办案人员。戚东东是一名散打能手,可谓功夫了得,曾经获得过宁波市的散打冠军,这让办案人员更加小心起来。

办案人员立即点破了二人的身份。此时的戚东东情绪失控,和办案人员产生了打斗。“其实这也许是戚东东一种几十年苦闷心理的发泄。”负责这次行动的办案人员这样对笔者说道。

突然,妻子阮秋浓在一旁用余姚话说:“东东,你别这样!”

戚东东垂下了手。

戚东东喜欢看《水浒传》,被押出屋门的那刻,迎面的飘雪,让他不由想到了《逼上梁山》中那句:那雪下得正急……

在押回余姚时,他们的所有行李是几件衣服和5000多元钱,戚东东身上那件背心,还是13年前出逃时穿的。“东东,不要再穿这衣服了,逃出来时穿,回去了还穿,晦气!”阮秋浓和丈夫都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2011年12月,戚东东和阮秋浓被浙江省宁波市检察院以挪用公款罪批准逮捕。

(内容来源:检查日报)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