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6.14信用记录关爱日”——证券期货市场违法失信案例篇

广州证券福州五四路证券营业部 2020-01-13 06:45:07


《证券期货市场诚信监督管理办法》自2018年7月1日起施行。我部积极开展资本市场诚信宣传教育活动,通过发布违法失信典型案例、推广诚信报告申请查询服务、推广失信记录互联网查询平台、宣传诚信建设工作举措和成效等方式,积极引导市场主体珍爱信用记录、远离违法失信,倡导守法诚信意识,营造浓厚的诚信建设氛围。

“6.14信用记录关爱日”——证券期货市场违法失信案例篇

据深交所2017年6月19日消息,深交所公布4起违规失信典型案例,对违规失信行为敲响警钟。

深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诚信是资本市场的基石,资本市场参与主体应当加强守法诚信意识,珍爱信用记录,远离违法失信。下一步,深交所将继续贯彻依法全面从严的监管理念,全面强化一线监管,维护资本市场诚信秩序。

一、G公司股东失信违背承诺案  

2016年6月13日至6月23日期间, G公司某股东通过深交所证券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G公司股份8,538,169股,占G公司总股本的4.03%,成交均价20.15元/股,成交金额为172,023,554元。该股东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其作出的“自2015年7月16日起,未来六个月到十二个月间,若公司股票价格未达到50元的,将不减持本人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承诺。依据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6.2条的规定,深交所决定对该股东予以公开谴责。

 二、ZH公司信息披露违规失信案 

ZH公司2012年7月5日与以某银行某分行作为牵头行和贷款代理行的银团所签订的《人民币20亿元中期流动资金银团贷款协议》第14.2条“消极承诺”第七点“维持实际控制”约定:“借款人代表应当确保,C公司维持其对借款人代表享有的实际控制人地位,并且,实际控制人转让借款人代表股权的,需征得全体贷款人同意。”作为ZH公司原实际控制人C公司的下属企业,ZH公司原控股股东A公司与深圳市JDA公司于2014年3月20日签订股份转让协议,A公司将持有的ZH公司146,473,200股、占ZH公司总股本11.39%的股份转让给JDA公司。A公司对外转让其所持有的ZH公司股权,其过程并未征得银团全体贷款人同意;ZH公司未满足银团借款协议中的限制性条款,从而导致贷款人有权随时要求ZH公司提前全额偿还该项借款。对上述事项及其可能导致的风险,ZH公司未及时进行信息披露。

此外,ZH公司控股股东JDA公司持有ZH公司146,473,200股,占ZH公司总股本的11.39%,其持有的股份于2015年3月19日被司法冻结,4月27日至6月10日期间又发生8笔轮候冻结,ZH公司未及时披露,直至6月4日、6月17日才就上述情况进行披露。依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7.2条、第17.3条、第17.4条与第19.3条的规定,深交所决定对ZH公司、ZH公司时任董事长、时任董事、时任董事兼总经理和时任董事会秘书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对ZH公司时任独立董事、ZH公司控股股东JDA公司和ZH公司实际控制人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三、HX公司实际控制人信息披露违规失信案  

2014年1月21日, HX公司实际控制人朱某以HX公司控股股东LW 投资公司的名义与 CG公司大股东袁某签订HX公司收购CG公司的合作框架协议,但朱某未让HX公司及时披露;3月10日,朱某又以其管理的DE公司名义与CG公司签订收购合作框架协议,取代上述签订的收购协议;3月11日,朱某以HX公司实际控制人名义出具《履约承诺函》,承认上述两份协议的内容,承诺最后将由HX公司对CG公司进行重组;直至4月25日HX公司才公告因重大事项停牌,4月28日发布对外投资公告,称拟以3.34亿元价格受让CG公司20%股权。2014年8月,朱某开始与QN公司进行接触,并于9月安排审计评估机构进场进行尽职调查,11月8日,与QN公司达成《HX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QN公司股权框架协议》,约定HX公司以25%现金支付、75%股份支付方式收购QN公司100%股权,但朱某未安排HX公司及时披露相关信息。HX公司直至2014年12月10日才停牌公告拟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依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7.2条规定,深交所决定对朱某予以公开谴责的处分。

四、ASC公司挪用募集资金违规失信案  

ASC公司于2015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15AC债”,募集资金20亿元。根据募集说明书的约定,上述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某棚户区改造项目,且募集资金用途不得变更。在上述募集资金到账后,ASC公司未按照《公司债券发行和交易管理办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将募集资金用于约定的用途,而将其中11.35亿元用于其他项目及转借给他人,占募集资金总额的56.75%。经过整改,截至2016年9月末,未按约定使用的募集资金已经全部收回存放专户,并按照募集说明书约定用于某棚户区改造项目。依据深交所《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深交所决定对ASC公司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证券时报网快讯中心)

案例五:ZXSH公司信息披露违法失信案

SJSH为深交所上市公司,其控股股东SJYY于2005年4月28日与ZX集团签订国有法人股转让协议,后者受让SJYY所持SJSH29.11%的股份,若股份转让完成,ZX集团将成为SJSH第一大股东。2005年6月,ZX集团将其所持ZXDY公司65.216%的股权注入SJSH,置换出SJSH持有的SJ集团2.06亿元的部分应收款和BM制药有限公司90%的股权,ZXDY公司成为SJSH的控股子公司。

SXZX是ZX集团的关联公司,2006年6月20日,ZXDY公司形成《股东会决议》为SXZX向中行运城分行提供2亿元最高额担保。2006年6月29日SXZX与中行运城分行签订200601号借款合同,ZXDY公司为共同担保人之一。

经查实,ZXSH公司未按规定进行临时公告,也未在2006年至2012年期间的年报中公告。仅在2013年4月24日发布《关于对外担保情况的自查公告》,披露以上贷款担保自查情况。

2012年5月29日,SX高院立案受理了中银投资诉被告SXZX、SXZX集团铝业有限公司、ZXDY公司、史某某、ZX集团借款合同纠纷一案((2012)晋商初字第7号)。ZXDY公司被诉承担2亿元担保责任的金额占2011年ZXSH公司总资产、净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0.82%、101.27%。以上重大涉诉事项ZXSH公司未按规定进行临时公告,也未在2012年年报进行公告。

中国证监会认为,ZXSH公司在2013年2-3月份已经确知涉案被诉事项后,迟至4月24日才进行披露,公司董事会成员应对此承担责任。中国证监会决定,对ZXSH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对史某某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

案例六:向某、赵某内幕交易保荐违法失信案

向某为ZKLS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员工,经常帮LB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LB”)董事长王某代办ZK创业投资管理有公司(以下简称“ZK”)、LB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LB”)工商登记、银行转汇款、日常行政等业务,并对外宣称为王某的助理,王某每个月会支付向某一定的报酬;赵某为ZK的司机,与王某接触较多。在SW作出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购置财产的决定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向某和赵某均与王某有着频繁的联系,并知晓SW向特定对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并募集配套资金一事。向某、赵某利用所获得的内幕信息进行内幕交易,分别获利539,659.94元、468,252.25元。

2014年8月13日,经对向某等人涉嫌内幕交易SW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案进行的立案调查、审理,中国证监会向向某、赵某二人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没收向某违法所得539,659.94元,并处以539,659.94元罚款;没收赵某违法所得468,252.25元,并处以468,252.25元罚款。

案例七:李某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违法失信案

2005年8月至2009年5月,李某某担任JYSLD投资总监,兼任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2007年8月至2009年5月,李某某还兼任JYSLD旗下蓝筹基金的基金经理。在此期间,李某某有权参与JYSLD所有基金的投资决策,并对蓝筹基金的股票投资具有直接决定权。

2009年4月7日,在JYSLD旗下蓝筹基金、成长基金对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进行建仓的信息尚未披露前,李某某指示WK证券营业部总经理李某君,在李某某及其家人控制的岳某某、童某某名下两个证券账户内,先于或同期于蓝筹基金、成长基金买入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累计股票成交额达5200多万元,并于同年6月间将上述股票全部卖出,通过股票交易的差价获利近900万元,此外还分得工商银行股票红1700多万元。

2012年11月,S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刑事判决书》,认定李某某在2009年4月7日的行为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依法判处李某某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800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当事人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2013年10月,S高级人民法院下达《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基于上述违法事实和刑事判决,中国证监会决定,取消李某某的基金从业资格。

案例八:张某某短线交易违法失信案

当事人张某某于2008年9月27日至2013年2月3日任YHL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YHL”)职工代表监事期间,控制使用“王某某”的账户,多次实行了买入YHL股票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的行为,具体情况如下:

(1)2011年9月5日、14日、10月11日,共买入1600股,2012年2月29日全部卖出;

(2)2012年3月23日买入1700股,5月16日转增1700股,9月24日买入3000股,2013年1月11日全部卖出;

(3)2013年1月31日买入40,000股,2013年2月6日全部卖出。

中国证监会认定张某某的上述行为,属于《证券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东,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的行为,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五条所述违法行为,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给予警告,并处5万元罚款。

案例九:余某等人操纵证券市场违法失信案

当事人余某,2008年初任某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分析师。2008年2月至2009年初,余某以他人的名义先后成立胜券在握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然后,聘用罗某、龚某、雷某、蔡某、黄某等人分工合作,按照“先建仓、再荐股、后卖出”的操作模式对“JH”等44只股票进行了操纵,累计买入成交额达5.18多亿元,累计卖出成交额达5.96多亿元,非法获利共计1800多万元。

2009年4月,余某与XDF证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DF投资”)总经理BJW合谋由余某以“XDF投资BJW”的名义发表荐股文章,余某每季度付给BJW“佣金”5万元。之后,余某等人在武汉、天津、沈阳、哈尔滨等地开立70个证券账户及其对应的银行账户,接着,余某利用自有资金和筹集的资金,利用上述账户以“先建仓、再荐股、后卖出”的手段,对“YFH”等61只股票进行了操纵。上述70个证券账户,累计买入成交额31亿多元,累计卖出成交额32亿多元,非法获利共计8300多万元。

2014年1月27日,中国证监会向余某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撤销余某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并认定余某为证券市场禁入者,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另外,也向XDF投资和BJW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对XDF投资处以5万元罚款,撤销BJW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

案例十:PC会计事务所未勤勉尽责违法失信案

PC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PC”)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具有证券、期货审计资格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PC在审计BSYY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SYY”)2004年年度报告时未尽勤勉尽责义务,涉嫌违反《证券法》、《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的相关规定。经查明,存在以下违法事实:PC在对BSYY公司2004年年度报告关联方审计过程中,对TS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TS建筑”)、九洲JK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九洲JK”)、盛世KJ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盛世KJ”)等3家BSYY主要工程承包商与BSYY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进行过核查。PC审计工作底稿中,没有记录或说明审计人员曾向BSYY了解、询问九洲JK和盛世KJ股东的详细情况,也未提供证明上述两家公司与BSYY是否存在实际关系的材料。同时,在工作底稿中,对2002年银行担保合同明确载明何某良(时任BSYY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任某盛建筑法定代表人,且TS建筑与BSYY存在重大交易往来的情况,PC没有给予必要的关注并实施充分必要的审计程序,导致其未发现TS建筑与BSYY存在关联关系的事实。2004年,BSYY通过虚列在建工程并支付预付工程款的方式,向关联方TS建筑转移资金25,480万元,虚列在建工程25,480万元

中国证监会根据上述事实,经调查研究,认为PC的上述行为构成《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以下简称“暂行条例”)第七十三条规定的“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和律师事务所违反本条例规定,出具的文件有虚假、严重误导性内容或者有重大遗漏”之情形。对PC的违法行为,在相关审计报告上签字的注册会计师桑某、徐某负有直接责任。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第七十三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对PC、桑某、徐某做出了警告的处罚决定。

案例十一:JTGC律师事务所虚假陈述违法失信案

JTGC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JTGC),系TFJN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以下简称IPO)的证券服务机构。JTGC在为TFJN提供法律服务时,未能勤勉尽责地核查和验证TFJN的有关情况,导致其出具的法律意见书等文件存在虚假记载事项,具体存在下述违法事实:

1.JTGC就TFJN与TFSS公司之间通过第三方进行的实质关联交易出具了错误的法律意见。JTGC在2012年12月5日出具的《补充法律意见书》(二)中出具了“TFSS与发行人之间不存在实质关联交易”的意见,该意见与客观事实不符。根据《律师事务所证券法律业务执业规则》(以下简称《执业规则》)第十四条规定,“律师采用书面审查方式进行查验的,应当分析相关书面信息的可靠性”;第十一条规定,“待查验事项仅有书面凭证不足以证明的,律师应当采用实地调查、面谈等方式进行查验”。JTGC在TFJN项目中,仅在有限的书面合同范围内,对交易对方中是否存在共同方进行了对比,在待查事项仍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未能采取诸如实地调查之类的进一步手段进行查验,从而出具了不符合事实的法律意见书。

2.JTGC在进行核查和验证前未编制查验计划。《律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法律业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在进行核查和验证之前,应当编制查验计划,明确需要查验的事项,并根据业务的进展情况,对其予以适当调整”;《执业规则》第九条规定“查验计划应当列明需要查验的具体事项、查验工作程序、查验方法”,截至调查日,律师未能编制查验计划,在律师电脑存储的历次尽职调查文件清单中仅列出了接收方需提供的材料,未包含查验工作程序、查验方法等内容,未能反映律师为查验工作所做的准备及对工作情况的记录。

中国证监会认为,JTGC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二十条、第一百七十三条,管理办法第十三条、执业规则第四条、第十四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二百二十六条所述的“证券服务机构未勤勉尽责,所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值”情形以及“证券服务机构违反本法规定或者依法制定的业务规则”之情形,因此,中国证监会决定,对JTGC没收违法收入15万元,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JTGC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来源:证监会网站


本公众号转载内容均标注来源及出处,本文仅作为投资者教育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不妥,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更正或删除有关内容。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