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投资大家谈】10年盈利2500倍的期货交易高手:如何另辟蹊径抓住整波大行情?

光芒财经资讯 2018-09-23 15:00:57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

文章来源:金十数据


本文节选自杰克·施瓦格所著的《金融怪杰》一书,作者从一个金融专家的视角对华尔街最成功的17位金融高手进行访谈实录。


迈克尔·马库斯的职业生涯是从担任商品期货分析师开始的。不过,因为交易对他有着近乎无法抵抗的吸引力,令他痴迷其中,所以他辞去了稳赚工资的分析师职务,转而全天候投身于交易的工作。多年来,马库斯所做交易赚取的盈利要超过该公司其他所有交易员赚取盈利的总和。马库斯负责操盘的公司交易账户历时十年就翻了令人难以置信的2500倍!以下为马库斯的访谈摘录:


弃文从商说从头


你最初是怎样对期货交易产生兴趣的?


我是一个略带学者气质的人。1969年,我几乎是以班级第一名的成绩从琼斯·霍布金斯大学毕业。我得到了攻读克拉克大学心理学博士的奖学金,完全有望走上学者之路,过起当教授的日子。说起来,我们有个共同的朋友,他就是约翰。他对我声称,可以让我的资金每两周就翻一倍,绝对精准无误,这听起来太吸引人了!于是我就雇佣了约翰。


那时你投入多少钱进行交易?


大约1000美元,那是我存下的钱。


我记得豆粕期货的价格在78.30和78.40之间反复拉锯,交易风平浪静。我们下好交易订单,就在确认成交的同时,豆粕期货的价格近乎神奇地开跌了。市场一知道我进场,就马上把这作为开跌的信号。我猜想自己还是有良好的直觉,因为我立刻对约翰说:“我们干得不太好,清仓离场吧!”在那笔交易中,我们亏损了大约100美元。


接下来我们又交易了玉米期货,情况与第一次相同。交易前约翰问我是否该进行交易。我回答说:“好吧,让我们试一下玉米期货。”这次交易的结果也和第一次交易一样,以亏损告终。


凭直觉而小有斩获


那时你是否萌生过“交易也许并不适合我”的念头?


没有。我在学校时就一向表现出色,我认为当时交易失利是因为尚未摸清交易的门道,没有掌握交易的技巧,并非我不适合交易。我父亲在我15岁那年去世,留下3000美元的人寿保险金,我决定全部提现用来交易,尽管那时我母亲反对我这么做。


但我明白在再次投入交易前,我真的需要学习一些东西。我读了切斯特·凯尔特纳(Chester Keltner)关于小麦期货和大豆期货的书,并且我也订阅了他所写的市场通讯,其中有他所做的交易建议。我所遵循的首次操作建议就是做多小麦期货,那次交易取得了成功。我在该笔交易中每蒲式耳赚了4美分,一张小麦期货合约是5000蒲式耳,所以我做多一张合约共赚得200美元。


那是你初次大赚吗?


是的,在那个辉煌的夏季结束时,我累积盈利3万美元,大赚了一笔,对于我这样一个出身于中产阶级家庭的人来说,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盈利的时候你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在上涨途中我会兑现部分利润;当市场开始掉头向下时,我会兑现另一部分利润。总的来说,我在利润兑现方面做得很好。


这么说来,你那时候就能凭直觉决定适当的买卖时机?


是的。1971年春天,谷物再度成为期货市场的焦点。当时有此一说:“寒冬将会使得谷物收成遭到严重打击。”我决定趁此机会大捞一票。


惨遭滑铁卢深受打击


这是凯尔特纳的预测,还是只是市场传言而已?


我想凯尔特纳大概也相信这种理论。我向母亲借了2万元,加上自己的3万美元,全部押在这项预测上,5万美元全部给了玉米与小麦期货。刚开始,市场还维持平稳,我不赚也不赔。然后,关键性的那一天到来了。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华尔街日报》有一篇报道,标题是“芝加哥交易所遭受的打击远大于中西部的玉米”。当天玉米期货一开盘便大幅下挫,很快就跌停板。


你亲眼看着市场崩盘吗? 


是的,我当时就站在经纪公司里,眼看着看板上的价格直线下挫。 


难道你没有想到在跌停之前脱手吗? 


有。可是我却眼睁睁地看着它跌停。我当时完全愣住了,一心只希望它会止跌回升。当天晚上,我考虑了一整夜,可是我毫无选择余地,只有脱手一途。第二天一早,我在一开盘就把手中的仓位全部杀出。 


在这笔交易你赔了多少钱? 


3万美元全部赔光了,而母亲借我的2万美元也赔掉1万2000美元。我太自负,这笔交易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教训。


接下来你做了些什么?


我发现一个极好的工作机会,那就是雷诺证券公司商品期货研究分析员的职位。我发现得到该职位易如反掌,因为我感到这份工作确实是我想得到的。我由此认识到:如果你确立的目标是你真正想要得到的,那么该目标非常可能达到,因为只有对于你真正想得到的东西,你才会全力以赴,全心投入。


那时你只是做研究工作吗?


是的,因为当时公司严禁分析师从事交易,但我认为我不能被这个规定阻止。我在另一个公司开立了交易账户。我设计出一套复杂的代码系统,通过该系统和我的经纪人联系,下达交易指令,这样办公室里的其他人就不会知道我违反了公司的禁令。


良友引领重拾信心


在那一时期你是赚还是亏?


我是亏钱的。还是一样的老套路,不断借钱,不断亏钱;亏了再借,借了再亏。


那你知道错在哪吗?亏钱的原因是什么?


很好的问题。主要在于,我没有真正掌握交易的准则,所以做一笔就亏一笔。一做就错,屡战屡败。到了1971年10月,在我经纪人的办公室里,我遇到了助我成功的一个人。


那时你是否想过放弃交易?


我有时会想,持续亏损实在是太痛苦了,或许我该放弃交易。电影《屋顶上的小提琴手》中有一个镜头,影片中的主角抬头望天,对上帝诉说。那时我也是这样抬头望天,对上帝说道,“我真是那么愚蠢?”接着我似乎听到一个清楚的回答,“不,你并不愚蠢,只要你继续下去。”所以我就这么做了,没有放弃交易,而是坚持交易下去。


那么在今天应该如何进行交易? 


最好的交易应该是市场三个方面都站在你这一边,亦即是基本面、技术面与市场反应。基本面而言即是市场供需失衡,可能造成价格有所变动。其次市场走势完全反映出基本面的情况。第三则是市场会依据新闻的利多与利空,做出正确的心理的反应。例如,多头市场应该因利空消息而回档,同时也会因为利多消息的激励而继续走高。假如你的笔交易都符合上述条件,你一定会大发利市。 当交易全部符合我的三方面要求时,我进场建立头寸,所建头寸规模是其他交易所建头寸规模的5~6倍。所以并不是视交易为儿戏,纯粹为了乐趣和爱好,而是通过所建头寸规模的大小加以控制。


叱咤风云的交易生涯


多年以来,你每年至少取得100%的收益率。其中收益率最高的是哪一年?


1979年是我收益率最高的一年,这是令人称奇的一年,黄金冲过800美元的那波行情被我把握住了。


你抓住整波行情了吗?


我不停地买进卖出,但我吃到整波行情中最丰厚的一段时间,那时黄金还在每盎司100美元。那真是个狂热的时代。在那时,我能在澳大利亚的市场买入黄金,然后中国香港市场上金价会被推高10美元,接着到伦敦市场上金价又会上升10美元,等到纽约市场开盘,我就能卖出,每盎司能获利30美元。


最为重要的是,你出场做得非常好。是什么东西向你发出警示,让你感觉价格已接近顶部(或底部)?


在当时,许多市场都非常疯狂。我的一条交易法则就是:当市场波动性变得很大,走势变得极为疯狂时,那就是我清仓离场的时候。我衡量时采用的一种方法就是涨跌停板的天数。在那时候,我们会碰到许多价格连续数日涨停的情况(当时是商品期货市场的大牛市)。当连续第三个涨停时,我会开始变得非常非常谨慎。我几乎总是在第四个涨停板清仓离场,并且如果在第四个涨停板,我还留下少许多头头寸,没有全部清仓的话,我在第五个涨停板时一定会全部了结,这是我的强制规定,一定要做到。面对波动性如此大的市场,我会强制自己离场。


你从最初的失败到现在的非常成功,你的交易经历丰富而且完整,对于那些交易新手或是失败的交易者,你有什么基本的建议?


首先我想说的是,在你任何一个交易想法(计划)上投入的钱不要超过你总资金的5%。这样你就能错上20多次,能拉长你输光钱的时间。我必须再强调一遍,一个交易想法(计划)只能投入总资金的5%。如果你在两个不同但却正相关的谷物期货品种上都建立多头头寸,那仍旧算一个交易想法。


其次我想建议的是,要一直使用止损点。我的意思是,事先要设置实际的止损价位,而不是采用“心理止损”,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你在一定的价位止损离场。


对于交易新手,你还有其他的建议吗?


最重要的交易法则也许就是持盈和止损。这两者同样重要。如果你不能坚定持有盈利的头寸,那么你总的盈利将无法弥补止损形成的总亏损。


马库斯深知在一笔交易上下重注的危害。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他所述的头条交易法则就是:在单笔交易中投入的资金不要超过交易账户资金总额的5%。


除了不要在单笔交易中下重注外,马库斯还强调对每笔交易要预设离场价位(止盈及止损)并且严格遵循和执行,这点非常重要。他认为设置保护型止损点格外重要,因为它能迫使交易者及时止损,严格控制交易风险。马库斯也建议:当交易者处在亏损状态并且对自己的交易决策感到困惑怀疑之时,最好先清空头寸、离场观望。


另外马库斯也强调:交易者必须保持独立,具有主见,不人云亦云。他认为交易者要是听从他人的意见,哪怕是交易高手的意见,通常都会产生问题,起到负面作用,因为这样非但不能如虎添翼,反而会集自己和他人的缺点、劣势于一身。


版权声明:我们除发布原创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若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并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删除。

期待您得关注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