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刚刚,深圳书记市长去了广州……广深双雄:一种伟大的存在!

海外自由录 2018-11-07 15:17:01

文章来源:大堪村。(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微信号:jjlyan;本号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支付稿费,谢谢)

近日,深圳书记、市长一行去了广州,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市长温国辉会见了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市长陈如桂一行

“此次来广州学习考察,深受启发,受益匪浅。”王伟中说,深圳将加强学习借鉴,坚持优势互补,携手广州更好发挥“双引擎”作用,为全国全省发展大局提供有力支撑。

借此深圳书记、市长去广州考察学习之际,特别推荐一篇长文《广州为什么是全世界唯一千年不衰的商业城市?》以飨读者。


这两年,很多人拿深圳的崛起来挤兑广州,认为深圳的崛起,说明了广州竞争力的下降。但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广州是全球城市发展史中的另一个奇迹:在全世界所有城市中,只有广州是保持千年不衰的商业型城市。


广深双城,皆为奇迹般的存在!


23日下午,深圳市党政代表团一行赴广州,学习考察城市规划建设、城市管理、产业发展、生态文明建设等方面的先进经验和做法。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市长温国辉会见了市委书记王伟中、市长陈如桂一行。


王伟中强调,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深圳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按照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学习广州,对标先进,率先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区,打造彰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磅礴力量的深圳标杆。



王伟中陈如桂一行先后考察了二沙岛艺术公园、海心沙公园、花城广场、海珠湿地、TIT创意园等地,并登上环球贸易中心和广州塔,俯瞰广州新貌,仔细了解广州城市规划及琶洲互联网创新集聚区规划建设情况。


任学锋在会见时表示,深圳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在科技产业创新、风险投资发展和集聚青年人才等方面都走在前列,经验值得广州借鉴。两地未来发展面临共同机遇与挑战,互补性强。希望双方携手,相互促进,更好发挥中心城市引领带动作用,加快打造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共促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为全国全省发展大局作出更大贡献。


此次来广州学习考察,深受启发,受益匪浅。”王伟中说,广州作为省会城市,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是全省各地市学习的标杆。近年来,广州发展取得巨大成绩,特别是在大气魄规划城市建设、高标准推进城市管理、大手笔发展产业项目等方面,为深圳作出了榜样。深圳将加强学习借鉴,坚持优势互补,携手广州更好发挥“双引擎”作用,为全国全省发展大局提供有力支撑。


王伟中要求参加考察的各区各部门主动对标先进,清醒认识自身发展差距,认真吸取广州建设发展好经验、好做法,以改革开放40周年为新起点,瞄准城市建设发展中的重点难点问题,拿出切实可行举措办法,推动深圳发展不断增创新优势、迈上新台阶,在新时代走在最前列,在新征程勇当尖兵。


市领导杨洪、郭永航、田夫、刘庆生、艾学峰、黄敏、高自民,广州市领导潘建国、马文田参加活动。(深圳特区报记者 綦伟)



深圳市党政代表团来穗考察

任学锋温国辉与王伟中陈如桂一行座谈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吴城华 通讯员史伟宗)昨日,深圳市党政代表团来穗考察广州市城市规划建设管理、产业发展、生态文明建设等方面的情况。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市委副书记、市长温国辉与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如桂率领的深圳市党政代表团一行座谈。双方一致表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践行新发展理念,落实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携手推进高质量发展,建设向世界展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窗口”和“示范区”。以改革开放40周年为新起点,聚焦粤港澳大湾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建设,在城市规划建设、社会服务管理、营商环境改革、产业协同发展等方面深化合作,更好发挥中心城市引领带动作用,为全国全省发展大局作出更大贡献。


广州市领导潘建国、马文田,深圳市领导杨洪、郭永航、田夫、刘庆生、艾学峰、黄敏、高自民,广州市有关区和部门负责人,深圳市各区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


延伸阅读

广州为什么是全世界唯一千年不衰的商业城市?

2018年1月,广东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在广州召开。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透露:广东全省地区生产总值从2012年的5.8万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8.99万亿元,连续29年居全国首位。

放眼世界,这样的经济体量有望超过澳大利亚、俄罗斯,叫板韩国。

其中,广州、深圳两座一线城市居功至伟。2017年,广州、深圳GDP携手突破2万亿元。在世界上,像这样两座两万亿GDP城市,在一个小时车程的距离之间紧密相连,而且又拥有各自独立功能、互不依存,只有广深。


广州CBD城区

这两年,解读深圳的文章已经有很多,这座年轻的城市,在短短四十年时间里,以一个小渔村发展到今天全球有重要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在全球城市发展史中,并不多见,毫无疑问是个奇迹。

很多人拿深圳的崛起来挤兑广州,认为深圳的崛起,说明了广州竞争力的下降。但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广州是全球城市发展史中的另一个奇迹:在全世界所有城市中,只有广州是保持千年不衰的商业型城市。后起如纽约、首尔、东京等世界名城都是过去五百年间才开始繁荣崛起,上海开埠时间不过175年,香港也是从1950年代才繁荣起来的。而曾经与广州一起站在世界巅峰的威尼斯现在只有往事可追忆。

因为什么,让广州保持了千年竞争力?


 一、地理位置

1、最好的地理环境 连台风也绕道的城市

考量一座城市时,千万不要忽视了她的地理环境。作为一座沿海的港口型城市,如果没有优越的地理环境,那么辛辛苦苦积累的财富很可能因为一场台风、地震等灾难的到来就遭受巨大损失,严重的则可能让多年积累的成果毁于一旦,让发展中断。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并不少,例如16世纪的葡萄牙首都和贸易中心里斯本,在1755年的大地震后走向衰落。


里斯本近海大地震产生的海啸袭击了北塔古斯河岸

广州,在地理条件上,就是全世界少有的“福地”。两千多年前,老祖宗挑选这个地方建城,历史证明是极其有眼光的。

每年中国东、南部沿海地区都会不同程度地受到台风的侵袭,广州却很少受到台风的直接侵袭。网上流传最多的是,广州几千年均无正面台风冲击的历史。

去年,台风“天鸽”“帕卡”正面袭击珠三角,广州全市却没有重大灾情发生。

再往前一年,台风“妮妲”到广州门口又温柔地往西拐弯,广州也赢得“风水宝地”的赞誉。


珠江河口拥有世界上最复杂的水系与独特河口系统——河网相连,潮流交会,三江交汇,八口入海。而两千多年来,广州一直处于三角洲的中心枢纽位置。

广州在古代被称为番禺,《史记货殖列传》里说番禺“处近海”,就是说广州是一座海滨城市。而广州能够坐稳地缘中心的位置,除了靠海,还有另一项厉害的优势——有靠山。旧时越秀、番山、禺山三山之脉自白云山蜿蜒而来。山海相连,背靠着宽厚的山体、陆地,面对着广阔的海洋,坐拥中国第三大河流珠江出海口,广州由此拥有双重的发展依托,也成为了珠江三角洲和粤东粤西粤北的要塞。


古时繁华的广州口岸

背靠大山,中有珠江,面朝大海,这是广州优越的地理位置的现实描述,也是广州地形的真实写照。

虽然司马迁把广州划入了滨海城市之列,但是,珠三角低山丘陵罗列,台地纵横,为置身枢纽位置的广州提供了一个天然的保护“口袋”。海洋学家这样解释:当台风风圈遇到陆地时,风场与陆地地形作用形成摩擦力,由于广州地区地势比较平坦,周边地区多山脉,风场与粗糙山脉地形作用的摩擦力大于平坦地形,在大的摩擦力作用下,台风就会向东或西偏转。与此同时,伴随着珠三角的发展,高楼大厦林立,增大对风的摩擦阻力,风力也被不断削弱。

在《硅谷百年史》里,作者阿伦・拉奥就认为,在硅谷的发展过程中, 一个经常被提及但却被低估的事实是这里所处的地理位置带来晴朗的地中海式气候,许多创业者都是被这里美好的天气所吸引,包括晶体管之父肖克利——他创办的研究所及公司被认为是硅谷技术初创公司的种子。

  美国硅谷  

好位置,好气候,少灾难,少损失,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今天广州社会经济的巨大发展,为广州带来各种财富要素的汇聚。东边携手深莞惠和香港,西边拥抱佛肇、珠中江和澳门,进而辐射粤西地区,左拥右抱的广州拥有更为广袤的经济腹地。从东到西,物流、人流、资金流快速融通。

如果从世界版图上看,广州正好位于太平洋西岸生产性地带的枢纽位置,连接着中国腹地和东南亚。以广州为中心画一个圆,可以发现,众多竞争力强大的全球城市都在不远处。往北是中国北京、上海、韩国首尔、日本东京,往南是中国香港、深圳、新加坡、吉隆坡,往西则是孟买、迪拜。作为中国陆地版图与东西方大动脉距离最近的综合性交通枢纽,广州自然而然地成为东西方交流的中心。


美丽又壮观的广州城市景观

可以说,广州站立在珠三角甚至是中国南方最佳的地理位置。地缘优势是建城两千多年历史的广州一直保持长久不衰的重要财富密码。


2、天然的深水良港,向海而生、千年不衰

坐标广州龙穴岛,主岸线长5.7公里的港区内,驳船岸线长达2.7公里,多艘当今世界上最大型的集装箱船都曾靠泊这里。

这里的码头操作效率排名全球港口前列,16个万吨级专业化集装箱深水泊位昼夜不息,平均一只集装箱的装卸时间约为1分钟。

作为中国对外交往的窗口,广州是千年不衰的通商港口城市。一直拥抱着以商业文明为代表的海洋文化,从汉代就有了海上贸易,唐宋时期的海上丝绸之路更是通达波斯湾和东非等国。沿海上丝绸之路远来的商舶帆影与海风相伴,为这座城市带来文明的滋养。

秦汉时期(约公元前226-公元220年),中国的丝织品、瓷器、铁器、铜钱、纸张、金银等以广州为起航站运往海外,换回珠宝、香药、象牙、犀角等物品,广州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为著名的贸易大港。

唐代的广州,是世界最大的贸易港口之一。南海神庙前的港口呈现一片空前繁荣景象。唐代以广州为起点的“广州通海夷道”长达14000公里,已到达阿拉伯半岛和东非国家,为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航线。“连天浪静长鲸息,映日帆多宝舶来。”刘禹锡这样描绘唐朝海上贸易的繁盛景象。

唐宋时期,由广州经南海、印度洋,到达波斯湾各国的航线,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盛唐时,朝廷在广州设立中央直辖的外贸管理机构职务——市舶使。世界各地的商人纷至沓来广州进行贸易。据统计,公元713-公元741年间,每年来广州贸易的外国商人达80多万人次,以波斯人和阿拉伯人为主的海外商人都以此为据点经商。


到元代(约公元1206-1368年),世界上同广州有贸易往来的国家与地区有140多个。

在明清数百年“一口通商”的国策之下,广州曾是全中国唯一的对外贸易通商港口,对外交往更加频繁。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里写到:“1514年,葡萄牙商人与广州通商,1577年,他们又在澳门设立了永久的商业根据地;这时,中国开始直接感受到生气勃勃的新兴欧洲的影响。这些葡萄牙人收购中国的丝织品、木刻品、瓷器、漆器和黄金;同时,作为回报,他们又推销东印度群岛的肉豆蔻、丁香和肉豆蔻干皮,帝汶岛的檀香,爪哇岛的药材和染料,以及印度的肉桂、胡椒和生姜……到18世纪中叶,中国人向所有国家开海贸易,不过,贸易地点仅限于广州和澳门。”

  

欧洲画家笔下的清朝时广州十三行通商口岸

作为清政府专设经营对外贸易的商行,“广州十三行”更是开启了中国以贸易连接全球的历史。广货沿着“海上丝路”漂洋过海,也造就了当时的世界首富,他叫伍秉鉴。清朝时曾在广州十三行居住了20多年的美国商人亨特,在《广州番鬼录》一书中说:“伍浩官(伍秉鉴)究竟有多少钱,是大家常常辩论的题目。”“1834年,浩官对他的田产、房屋、店铺、银号及运往英美的货物等财产估计了一下,共约2600万元。”而在这个时期的美国,最富有的人资产也不过700万元。


右一为当时世界首富伍秉鉴,正在和外国人谈生意。

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许多闻名于世的大港,让广州人非常自豪的是,这些港口当中,只有广州长盛不衰。泉州港,在宋代最鼎盛的时期,号称“东方第一大港”,在明清之后却由于海禁从此一蹶不振。


泉州港

翻开世界历史,港口城市的兴起与衰落、财富的汇聚与流通令人感叹唏嘘。

在使得大陆与大陆连接、命运与命运相遇的海上,海上的贸易改变了历史。公元1368-1484年,威尼斯开始崛起,成为世界第一大港口。1498 年,葡萄牙人绕过非洲,进入印度洋时,建立起他们的西方海上霸权,里斯本崛起取代了威尼斯的地位。新航路开辟以后,人们对世界的认识完全改变了。地理大发现的时代,西班牙人凭借在大西洋上航行的无敌舰队成为海上霸主,巴塞罗那成为世界第一大港。1588年夏天,无敌战舰最终在葡萄牙西部小城阿尔马达遭到了英格兰舰队的重创,西班牙各大港口此后迅速衰败,拥有雄厚工业基础的伦敦成为世界第一大港。

之后,两次世界大战,欧洲港口衰落,纽约则一跃成为世界最繁荣的港口工贸城市……


繁华的世界港口纽约

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广州依旧在。纵观全球,历史超过两千年、从未衰落、今天繁荣依旧的现代化商业城市,也只有广州了。

去年,全球最为权威世界城市研究机构GaWC发布的2016年世界级城市名册显示,广州首次入围Alpha-级,成为全球49个世界一线城市之一,在中国大陆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在这个榜单里,伦敦、纽约的建城时间都比广州短,亚洲最大滨海都市日本东京的历史只能追溯400年前。与广州差不多同时期崛起的意大利威尼斯早已衰落,辉煌一时的荷兰鹿特丹也被众多城市赶超。


港为城用,城因港兴。历史巨轮滚滚向前,一座国际化大都市如何在全球经济演变中屹立不败之地,港口的蝶变必然包含其中,比如伦敦、纽约。

广州也是如此。面朝大海,向海而生,站在集装箱年吞吐量2000万标准箱(全球第七)的新起点上,港口连接着广州的过去,亦昭示着广州的未来。

150多条由中远海运、中国外运、广州港集团等企业开通的水上驳船支线,覆盖了整个珠江—西江流域江海联运网络。相当于把南沙港的巨轮开到了货主家门口。每年通过水上驳船运输集装箱数以百万计。

在一艘水上驳船抵达南沙港区码头之前,早有集成系统已经对船上的集装箱进行详细分类。货物抵港后,有的被吊装到拖车,最快10分钟内便可以登上远洋巨轮,有的进入码头堆场,等待班轮靠港。

2017年广州港南沙港区三期集装箱码头工程全面投产,2018年,广州、佛山、中山三市共建的南沙港区四期码头正式开建,预计2020年投产。此外,广州-东莞组合港建设成立工作小组。广州港也不再依靠单打独斗。

背靠中国这个全球第一大市场,广州港在华南乃至中国的贸易枢纽作用,仍是全球城市竞争中广州的制胜法宝。


二、文化因素

上世纪90年代,很多人刚到广州,都会因公交车前长长的队伍感到惊讶:居然不抢着上车?上了车就更惊讶了:竟然没有售票员,每个人却都自觉投币。如果正好身边有一位老人,立刻还有人主动起身让座。

无人售票、坐车不抢座、主动为有需要的人让座,这些在今天的中国已经习以为常的场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在内地却还是广州独有的风景。很多人认为,上个世纪90年代,风靡大江南北的流行音乐,是广州文化的巅峰,因为只有那时广州的文化才走向了全国。

而其实,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广州的强大正在于其极具生命力的草根文化。无人售票、饭后打包、AA制,这些当年让初到广州的人无不瞠目结舌的行为习惯,如今已渗透到了全国。看似不起眼的日常细节,改变着每一个来到广州的人,他们慢慢接受并慢慢被改变,然后又被他们带回家乡,进而改变了很多地方的生活方式,影响至今。

2017年,广州市GDP突破2万亿,广州为什么成为全世界唯一千年不衰的商业城市?地理环境、地缘优势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广州这座城市两千多年来从未中断过的文化张力以及她给这座城市的人们所带来的从容、淡定、开放、包容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难得的“规则意识”,并且把这种“规则意识”转化为市场经济中的契约精神,降低了整个社会的交易成本,带来了商业的持续繁荣。


3、骨子里的包容,深藏于民间的开放

1995年,24岁的青年丁磊从宁波来到广州,创办网易。8年后,他成为全国首富。他曾坦诚地说过这样一段话:“在我的心目中,广东是一片真正的热土。我在广州的城中村住过,从零起步,广东包容我、接纳我,给我机会。”



1992年,许家印从河南舞阳钢铁厂辞职后先到深圳,在站稳脚跟后,他自告奋勇到广州成立一个新的分公司,许家印带着一个司机三个员工奔赴广州,在城中村租了三间小屋子,随后凭借珠岛花园项目一战成名。1996年,许家印在广州注册成立恒大地产,开始了独自创业,这年他38岁。22年后的今天,许家印已经成为全国首富。恒大足球两次夺得了亚冠联赛的冠军,一时风光无两。

这个城市的舞台中心,似乎一直都是外来的创业者处在聚光灯下。而本土成长起来的知名人物,你记得几个?

这并不是偶然。在黄埔古港的南海神庙,有一座达奚司空塑像——一位皮肤黝黑、高鼻深目的外国人,左手举于额前,作望海状。传说,达奚司空是唐朝波罗国(今印度)一名海员,回程时经广州到南海神庙游玩而误了返程的海船,于是望海悲泣而立化。


为一个外国人塑像,说明那时的广州人就已经把全世界来到广州的人置于非常重要的位置。不忌妒、不计较、不算计,一起发展、一起做大,甚至从不忌惮有一天别人会比自己做得更大,有一天会跑到自己前面去。

也难怪如“扫地僧”般存在的微信创始人张小龙,从华中科技大学电信系毕业后来到广州,一待就是24年。在天河充满市井味的软件园区旁,他带着团队开发出了“连接一切”的微信。当微信成长为月活跃10亿的社交巨头后,张小龙也没有想着将总部搬回深圳,位于海珠区的TIT创意园至今仍作为微信的发迹地,辐射着中国的互联网产业。



给外来者让出空间,但自己就不发展了吗?不是!

声名远扬的长隆集团,这几年已让很多人“为了长隆拖家带口来到广州”,但其创始人苏志刚于外界却一直是模糊的存在。他从“一辆自行车、一块砧板、一杆秤”做起,到坐拥世界一流旅游集团,却低调到网上几乎找不到他的照片。“只要你不怕苦,做一行爱一行,也一定会成功。”这是苏志刚常说的话,其中也道出了广州人骨子里的精气神。

在各行各业的精英中,成长在广州的年轻人似乎总是最早吃螃蟹的人。上世纪80年代,当外企刚刚进入中国时,最早进去工作的就有很多广州年轻人的身影。广州还有中国内地第一家现代购物中心天河城、第一家自选超级市场友谊商店、第一家五星级酒店白天鹅宾馆、第一个扬手即停出租车公司广州白云小汽车出租公司等等无数个“第一”。

甚至在你身边的同事中,那个低调、踏实、经常工作到凌晨的人,说不定就是家里有着好几套房的“广州仔”、“广州女”。就像东山少爷的那首《广州仔》里唱的:“这里的风光,你我的依归,常常地为她着迷。光阴似箭,碌碌无为,我哋觉得失礼。”

同事西西,曾在重庆、上海生活多年,来到广州两年多,就被这座城市“圈粉”了。她说,这个城市有亲切感,思路很简单,在广州,不管你来自哪里,你都不会被见外,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就好,没有那些无形的束缚和包袱,过得轻松自在。

广州,就是这样一座城市,给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提供着公平的机会、事业乃至话语的空间,而一直成长在这里的人们,虽然好像少有站到舞台中心时,但却从来没有失去自我的追求。


4、潜移默化的无形张力,走向全国的文化

AA制、“吃饭打包”,是从广州走向全国的又一民间文化。

老朱是北方人,2002年,他到广州读大学,与同宿舍的老广一家吃饭。酒足饭饱,山珍海味犹剩半桌,服务员拿着饭盒来问“要唔要打包”,令老朱十分惊讶。


惊讶的不止这一次,为同学庆祝生日,买单时,招呼大家聚餐的同学说,“每人交30元。”老朱有些不解:招呼吃饭却不买单,有那么小气么?

广州还有一项风俗,在网上被誉为“业界的清流”。有人戏谑:如果你接到的“红色炸弹”来自广州的朋友,那么,恭喜你:钱包可以放心了。放眼全国,“份子钱”普遍为500元到5000元,而在广州100元是非常普遍的情况。在以广州为中心的南番顺地区,甚至一分钱不收,把红包折个角代表受礼便还给你。

这些生活细节,把广州文化中务实、低调的作风显露无遗。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影响全国的日常习惯也源自广州,比如现在各地都已经能自觉做到的“公交让座”,也是由广州最早引领的。1986年,广州一汽巴士5路线就和沿线12个单位一起倡议发起“友爱在车厢”的活动,号召人们从自身做起,相互礼让。现在,广东城市公共交通协会的调查显示,广州公交让座率超过95%,在高峰期也有80%,在全国名列前茅。


广州妹阿霞在北京读书7年。每次过年从广州买的新衣服,穿去北京都遭到班里同学强势“围观”,新潮的喇叭牛仔裤、时尚的宽松毛衣,甚至阿霞烫的一头卷发,都引领学校潮流。

其实,一直以来,与上海相比,广州人的时尚可能更本土,西关小姐的时尚也往往不是欧洲或者好莱坞形象的翻版。


上世纪90年代,全国做服装生意的老板,无人不识广州。一出广州火车站,聚集着各类服装批发市场,有着当下最流行的服装款式。阿霞说,“印有李小龙头像的T恤、三七分的发型、广州总要比别的地方提前流行大半年。”

“如今,广州人或广东人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方式,已越来越成为内地人们的仿效对象。人们的‘活法’开始与前不同,除学会了喝早茶和过夜生活、跳‘的士高’和说‘哇’外,也学会了炒股票、炒期货、炒‘楼花’……”易中天在《读城记》里这样描述广州文化带来的影响。易中天认为,广州文化对内地的影响已远远不止于生活方式,而且已直接影响到思维方式和思想方法。

在知乎上,“如何评价广州这座城市”,这一问题有654个回答。至少获得700个赞的几个精华回答,他们爱广州的核心点都是广州开放、包容的文化。

网友们说:

——逛街吃饭,店员上一句还说着粤语,听到你说普通话,会马上改口说“广普”。

——过美国海关,看到一个大叔一脸茫然,傍边美国官员高声问排队的有谁说中国话的能作翻译,两个人举手,一个香港人,一个广州人。

——走在路上鞋带开了东西掉了都会有人提醒。真是满满都是爱。

——在地铁上给老人让座,老奶奶反复推辞不肯坐,我说我就快下了,她才肯坐下。我扶着栏杆玩手机,突然觉得有人拍我,是那个老奶奶,指着空座位操着一口广普说,“坐这里呀”。

柏杨在《丑陋的中国人》里提到,人情味是要发生在彼此不认识的人之间,那才是真正的人情味。

这种真•人情味让每一个生活在广州的人如沐春风。

世界文化论坛秘书长保罗•欧文斯就认为,综合广州的开放、包容和活力充沛的实际表现,其文化竞争力有望在世界城市中名列前茅。

5、2000年不变的城市中心,延绵2000年的城市文脉

排队、让座、AA制,这是广州这座城市的文化,当然也是这座城市的“规矩”。对初来乍到者,不懂这个“规矩”,不要紧,已经排在你前面的整齐的队伍会告诉你“规矩”的存在,有人插队抢座,也许没有人会提醒你,但“规矩”会慢慢影响你,直到改变你,并且让你离开广州去到其它地方时也自觉遵守这套“规矩”。来的人越来越多,“规矩”传播得就越来越广,并且与市场经济中的契约精神相结合,使整个社会在无形的“规矩”和“契约”的约束中运行。

现在,全国都已接受这套规则。接受程度高的地方,则市场经济繁荣,接受得不好的地方,“宰客”等事件频发,市场经济被抑制。


那么,是什么让广州的习俗规则这么有生命力,并且还塑造出了这座城市独特的文化个性?

在繁华而悠久的北京路上,或许能找到答案。这是中国少有的一条文史旅相结合的现代化商业步行街,其周边片区作为广州中心城区的历史地位,已经2000年没有改变过。一座已有2000多年历史的城市,其城市中心从建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同一个地方,这在世界城市发展史上是极为罕见的,这确保了这座城市文化的延续性。


北京路的路面下挖掘出了南汉、唐、宋、明、清五朝11层古代路面遗迹。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4年,南越王赵佗建国,皇城就在北京路北段一带。历史上,广府行政中心、南越王宫署、南汉御花园、清代平南王府、两广总督府等官衙皆分布在北京路周边,北京路官道成为官员们上下班必经之路。周敦颐做过广南东路转运使,苏东坡曾游历六榕寺,当年他们都曾经行走在北京路官道上。清代,北京路一带名店林立,商铺绵延。改革开放后,这里商业更加繁荣,中外名店进驻。

城市中心2000年不变,如果用历史的眼光看,这体现出来的是积淀了两千年的文化的力量。当代岭南文化名家刘斯奋将这里的文化特点总结为三句话:不拘一格的务实、不定一尊的包容、不守一隅的进取。


两千多年来,广州在历史的沉浮中孕育了独具一格的岭南文化。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开疆拓土、置郡移民,中原人向岭南迁徙。在广州,他们与海洋文明相遇。自汉代以来,广州已经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大量舶来品聚集于此,中西方文化碰撞出开放兼容的文化特质。

清代,广州“十三行”一口通商之初,正是欧洲经历工业革命之时,西方的文明首先从这里滔滔进入中国。在上海洋泾浜英语之前,这里已经流行广东英语。“华英字典”“中法字典”都最早在广州出版。


黄遵宪、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在这里发出了震惊中国的声音。应该说,近一百五六十年的时间,广州最早接受先进工业文明的洗礼,产生了许多新的思想、新的观念,进而向全国辐射。

改革开放后,“敢为先”的文化品格推开了广州经济发展的大门,并在其后的发展中延续着经济发展的盛况。商业兴盛让这里的人们更加务实,对外贸易让人更加富有商业远见和冒险精神,崇尚儒家让人们求真尚善、知仁行义,生命力格外强大。

钱穆先生在《中国历史精神》说:“历史时间过去的未过去,依然存在着;未来的早来到,也早存在着。惟在此时间 中,必有其内容演变,而始成其为历史。”一座城市有多长的历史,在一定程度上也决定了它能够走多远,关键在于这里的人如何看待自己的历史。


如果说一些年轻的城市因为没有历史包袱而天然开放,那么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广州不但没有让历史成为包袱,而且历史反而成为了广州开放的根源。


三、战略决策

广州是千年商都,“广交会”是这座城市最大的标签。

繁荣的商贸业,让人们往往忽略了广州同样强大的第二产业。而其实,从改革开放之初的宝洁系列产品,再到2000年以后风靡市场的多个汽车品牌,再到现在已经完成试验的亿航无人飞行器、小马智行的无人驾驶汽车,广州几乎在每个时代都有引领市场的“爆款产品”出现。

以后,广州新的“爆款产品”将有可能在生物医药领域产生。去年,百济神州生物药项目、GE生物科技园项目在中新广州知识城相继破土动工;曾诞生过8位诺贝尔奖得主的美国冷泉港把总规模约100亿元的生物医药产业基金落到了广州;赛默飞投资的精准医疗客户体验中心在广州投入运营。这些密集涌入的世界级生物医药项目背后,是广州十年磨一剑培育的生物医药产业。鲜为人知的是,广州现在共有119家药品生产企业、461家医疗器械生产企业、457家生物高新技术企业、51家生物领域上市公司,其中包括鼎鼎大名的达安基因、锐博生物等。2016年,广州生物与健康产业在全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中的占比超过20%,拥有了从技术研究、中试到产业化的完整产业链条。

全世界唯一可以被称为千年商都的城市,为什么第二产业也能持续繁荣?去年,早已把枢纽型网络城市作为战略目标进行定位的广州发布了被简称为“IAB”的产业发展计划,即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生物制药(biopharmaceutical)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枢纽型网络城市的建设与实体经济发展之间有什么关联?

独一无二的地理环境、2000多年未曾中断的文化传承,是广州保持千年兴盛的历史因素。在历史因素之外,广州的持续繁荣还有着不可忽视的策略决策因素:在每一次城市发展转弯的关键时候,广州能够做出顺应潮流的战略选择。

6、全球化的新浪潮,崛起的枢纽之城

枢纽型网络城市的战略定位,就是最近的一次关键抉择。

去年,郭台铭投资610亿元,在广州增城建设富士康“第10.5代线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这也超过2012年投资总额40亿美元的乐金(LG)8.5代液晶面板项目,成为广州改革开放以来最大规模的外资项目。

郭台铭很感慨,来广州投资来得太晚了。他说,富士康带来的产品线是世界一流的,如果不是世界一流的,不敢搬到广州来。

郭台铭到广州来建产业园的同时,广州港航线覆盖全球1000多个港口,白云国际机场近300条航线基本覆盖了全球主要城市。2017年,广州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达5.89亿吨,集装箱吞吐量达2035.61万标箱,位居全球前列,白云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达6583.69万人次,居全国第三位,枢纽功能得以体现。

根据广州市的规划,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重点强化国际航运枢纽、国际航空枢纽、国际科技创新枢纽等三大国际战略枢纽功能。航运、航空枢纽这是广州作为港口型商贸城市的优势传承,并要在互联网时代把优势从线下转到线上,而国际科技创新枢纽则是广州顺应全球化第三次浪潮对城市发展做出的全新定位,对“枢纽型城市”的概念进行了全新定义。

广州是因全球化而兴的城市。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中,把公元1500年作为现代化的开端,大航海时代的到来,让世界从真正意义上连为一体。全球化意味着资本、技术、劳动力、信息、规则、文化等因素的全球流动。

世界范围内的全球化浪潮是从大航海时代开始的。航海技术的进步使世界范围内的商品交换变得越来越容易,所以就有了全球范围的跨国贸易,英国工业革命带来的纺织品等工业化成果销售到了东亚和世界各地,这是全球化的第一个阶段。

从上世纪50、60年代开始,全球化的力量再次从西方涌向东方,这一次,跨国公司成为主导全球化的主要力量。跨国公司把生产车间放到劳动力等要素成本更低、市场空间更广阔的亚洲,先是催生了亚洲四小龙的腾飞。随后,中国开启改革开放的大门,广州开始重新融入全球化的大潮。跨国巨头宝洁1988年在广州组建成立第一家合资企业——广州宝洁有限公司,第一批海飞丝洗发水在建厂两个月后走下生产线。一大批外资企业陆续来到,特别是2000年前后,本田、丰田、日产三大汽车企业进驻,全球化的力量成为广州实体经济的有力支撑。

此前,早在1957年时,首届广交会在广州开办,利用毗邻港澳的特殊位置,为中国外贸打开一扇通往世界的窗口。广交会不仅一度占每年全国出口总量一半左右的比例,成为“中国第一展”,更拉动越来越多制造业企业往珠三角转移。在广交会上拿订单、掌握国际市场行情,一大批广州乃至珠三角的企业由此壮大。

这一轮全球化的主题是世界范围内的商品贸易和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化生产,全球性的资源配置是伴随物品的流动而产生的。

但是,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改变了这一切,附着在信息流动基础上的知识和技术交换成为全球化的新主题。在信息快速流动的基础上,面向全球的知识和技术资源配置能力已经成为城市竞争力的关键,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开始在不同国家设立不同功能的实验室,全球性的技术交易也越来越多。2016年以来,广州提出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并且特别强调建设面向全球的科技创新枢纽,恰恰是捕捉到了这一全球化的新趋势,希望成为知识和技术交易转换的枢纽中心。

美国思科公司在广州番禺建设全球领先的智慧城,预计年产值将超千亿元规模,创造超过1万个知识型、创新型就业岗位,吸引超过百家跨国创新型企业落户。GE医疗集团在亚洲的首个生物科技园,也放在了广州,将在这里打造一个世界级的生物制药生态圈,年产值预计40亿—80亿美元。就连最早进入广州的外企——宝洁,也把代表未来的数字创新中心安在广州。

过去,宝洁等跨国巨头把制造基地放在广州,把生产出来的产品卖到全世界。现在,巨头企业们开始将更重要的部门,把先进制造业项目、创新中心、新兴产业板块落在广州,让全球创新技术在这里实现应用。这种转变,证明了广州对全球创新要素的链接能力。这些高知识、高技术含量的项目,背后是知识与技术的快速流动、集聚。

2017年,广州全市新批外商投资企业2459家,合同外资额133.91亿美元,增长35.3%;实际直接利用外资62.89亿美元,增长10.3%。涌向广州的资本,证明了广州的决策是正确的。

“现在,世界的中心在哪里?不知道,会分散化,会去低成本的地方。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这样说。2017年,华为就来到了广州白云,与白云区政府签署了云计算产业战略合作协议。

抢抓知识与技术全球流动的新机遇,从这个角度看,广州一边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一边大力发展实体产业项目,这不但不矛盾,而且还是同一事物的两面。世界经济论坛执行主席施瓦布就说:“广州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最佳实践地。”目前来看,广州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7、走出“云山珠水”的广州走向何处

全球化格局趋势发生变化,广州由此提出枢纽型网络城市战略定位的同时,其“云山珠水”的城市骨架也正在被注入新的内涵。

白云山、珠江水曾经是人们对广州城市脉络的固有印象。早在明清时期,广州城便以白云山系的越秀山为制高点,面向珠江,形成“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的空间布局。

从2015年开始,“三大枢纽”取代“云山珠水”,成为广州战略布局的新名词。世纪之交,广州曾经提出“南拓、东进、北优、西联”的发展方针,由此拉开城市格局,北移花都、白云两区交界处的白云机场,联手南移南沙的广州港,打开城市南北向空间。而现在,走出“云山珠水”的广州,空间格局发生了变化,走向了更广阔的粤港澳大湾区腹地。

早晨,广州市体育西路地铁站人头攒动。此时,西面30多公里外的佛山祖庙人来人往,地铁口也开始吞吐人流。广佛之间曾经需要跨越重重障碍、几个小时才能完成的路程,现在只要几十分钟。

往东,东莞市轨道交通1号线将和广州地铁5号线对接,已动工的广州地铁22号线和规划中的广州地铁25号线、28号线,都将和东莞对接。

东边接着东莞,西边连着佛山,地铁向四面八方延伸,在以轨道交通为纽带的地下空间里,广州早已超越了“云山珠水”的传统范畴。在建的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佛山顺德的美的大道站,是广州地铁的最西端站点,从这里到未来广州最东站点、在建的广州地铁21号线增城广场站,直线距离为72.5公里。相比之下,北京地铁东西轴线(石景山苹果园至通州潞城)全长大约50公里。从地铁轴线看,广州的城市骨架拓展得更开了,这一条城市轴线,已可比肩纽约和东京。

地上,高快速路网纵横交错,不久的将来从广州出发到泛珠三角省会城市均有高速直达。地下,广州地铁通行里程迈向400公里,全国第三、全球第十。根据最新规划,到2022年,广州将再增12条地铁线,新增里程共297.1公里。据不完全统计,佛山将有10条地铁线路直接通往广州;清远也规划两条地铁线路与广州对接;而即将迈入地铁时代的中山,也有望通过广州地铁18号线,经南沙直达珠江新城。

如果说高铁加速了资源向城市群和中心大都市的流动,那么城市轨道交通则有利于提高大城市、大都市圈内部的流动速率。从广佛共建超级城市到穗莞互联互通,再到广清一体化,广州走出“云山珠水”,走出固有的城市格局,推开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之间资源要素加速流动的大门。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每一座城市都不是割裂的,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的广州正在成为其中关键的连接器。

过去,广州的“星期六工程师”踩着单车,将最新的技术带到珠三角的乡镇。现在,广州地铁7号线西延到佛山顺德,广州的博士们坐着地铁去顺德,今后他们还可以走得更远,去到东莞、中山等地的企业车间。如果说信息技术的发展带来的是一张无形的知识交换网络,那么轨道交通的发展带来的则是有形的人力资源流动网络。

目前,全球开始了第三轮城市化浪潮,主要特点是通过强化大城市与中小城市的交通和网络联系,全面提高大城市的国际竞争力。这个趋势在伦敦、巴黎、柏林、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东京、大阪等城市开始起步,大城市获得了更加重要的地位。

广州建设“枢纽型网络城市”,正是顺应了这一新趋势。技术和知识在这里交换、集聚,资金流、人流、物流通过这里与世界对接、向珠三角分发。

美国思科在珠三角的行进轨迹印证了这样的城市发展趋势:在“牵手”广州后,思科将触角伸到了广州东边的惠州。思科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陈仕炜说,希望在广州做一个智慧城市的样本,进而延伸到珠三角及其他华南城市。

枢纽型网络城市的格局显现,让广州成为珠三角城市群的“大脑”,而这也是广州未来重要的城市竞争力。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原副校长董小麟打了个形象的比喻:“跨国公司就像一只蜘蛛,它在全世界布局,一点一点把各个布点连起来织成网络。枢纽城市格局不仅能够吸引全球布局的‘大蜘蛛’前来,还能让其编织的网络对外延伸、辐射。”

8、线下的千年商都,线上的超级入口

在商品交易主导的全球化时代,广州是人流、物流汇聚的线下中心。当知识与技术的流动成为推进全球化的新力量,世界范围内的数据和信息交换成为常态。作为传统贸易集散地的广州,广州能否从线下的中心转为线上的中心?

我们都知道,集聚商流、人流、信息流,本来就是一个城市商业的核心气质。前不久,国家邮政局公布的2017年快递行业数据显示,广州快递业务量稳居全国第一,达到39.33亿件。按照2017年广州市常住人口1404.35万人计算,人均收发快递量达280件。

快递业务量前20名城市

这个数据,体现着千年商都的线下实力。广州靠近珠三角的制造业基地,有着强大的物流枢纽能力。电商巨头在华南地区的仓库、货物分拣中心一般都在广州或周边,这是由物流成本决定的,也是由广州的传统商贸优势决定的。

数据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一座城市的电商企业集聚程度,数以万计的中小型电商企业活跃在广州。在线上,虽然没有BAT这样的超级互联网巨头,广州却仍然是线上的超级入口。

作为中国三大通信枢纽、互联网交换中心和互联网国际出入口之一,广州互联国际出口带宽超2000G,是中国内地最大的互联网出口,国际局电路可直达70多个国家和地区。

而实际上,作为中国互联网发达城市的广州,广州从未与互联网产业脱节过,每当互联网产业的新浪潮扑面而来,广州总有代表性的领军企业快速崛起。


从163邮箱开始,20年前的广州就已经走在互联网时代的前列。广州在第一波互联网浪潮中诞生了网易、21cn等公司,在门户时代和北京遥相呼应。在移动互联时代,广州也拥有微信、唯品会、UC、YY这样的互联网明星企业。截至2017年底,广州市高新企业达到8700家,其中电子信息类的企业占到3699家。

广州天河的科韵路,被人们称为“小游戏帝国”,3.2平方公里创造了天河软件和信息服务业营收的半壁江山,高达近500亿元。以网易为龙头,天河聚集了5000多家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企业,仅次于北京中关村,位居全国第二。


2008年,人们说起电子商务大多只会提到阿里巴巴、京东,很少会关注到广州的企业。彼时,在广州,沈亚和洪晓波迈出创业的第一步,唯品会宣告成立。目前,唯品会的注册会员数超3亿,合作品牌超过20000个。前不久,腾讯、京东8.63亿美元“入股”唯品会,中国电商产业格局也由此有了新的变数。唯品会的新总部大楼,将安在琶洲,微信、阿里巴巴、小米、科大讯飞都将是沈亚们的邻居。

广交会之后,互联网的兴起对广州意味着更大的机遇。就在广交会展馆所在的琶洲,腾讯、唯品会、小米、国美等11家企业已开展实质性业务。根据规划,未来这里将集聚近十万高端产业人才,崛起千亿级互联网和创新产业集群。互联网创新集聚区与广交会高度重叠,一个线上、一个线下,这是广州这个千年商都的重新出发和再转型。

广州有着商贸中心所必需的一流的地理优势和硬件基础,包括空港、海港、铁路、陆路等,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得入口者得天下”。知识经济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信息流正在变得比资金流和物流更重要,变得像土地、设备、技术那样成为人们组织生产的必备,广州能否像其过去一千年辉煌中所作出的那样,在新的发展潮流中总能塑造新的竞争力?


有人说,杭州出现马云也许是偶然,但是有着千年商业基因的广州,丁磊、张小龙们的不断涌现也许却是必然。IDG资本董事长熊晓鸽曾大胆预言——“下一个‘BAT’可能出现在广州!”

也许,不会再有下一个“BAT”的出现,但广州却还会是那个持续兴盛的千年商都,这样的城市全世界既然只有一个,就一定有其不断前行的魅力和动力。

这,就是广州!


来源:深圳梦综合自深圳特区报、广州日报、南方日报、南方网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