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陕煤集团】陕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照乾的经营之道: 以“加减乘除”改革之钥激活亿吨能源航母

陕西省企业家协会 2019-05-26 06:39:54

陕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照乾的经营之道:

以“加减乘除”改革之钥激活亿吨能源航母

  /梅方义  汪 琳

 

     陕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照乾

2014年4月,一纸任命文件,杨照乾被推上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以下简称“陕煤集团”)董事长位置,并随后又被委以党委书记重任。作为亿吨能源航母的党委书记、董事长,杨照乾面临着怎样的考验和挑战?

2012年以来,宏观经济形势错综复杂,煤炭价格飞流直下,进入市场寒冬。从陕煤集团内部来看,产业结构失衡,每年数百亿的项目投资,导致集团资产负债率步步攀高;经营性现金流连年减少,偿债能力下降;全集团陷入系统性亏损,关中老矿区亏损严重……

在此背景下,杨照乾临危受命,毅然扛起了12万陕煤人的期待。

作为从韩城矿区走出来的老煤炭人,杨照乾对煤炭行业发展趋势,对陕煤集团历史和现实的理解无疑是深刻而真实的。彼时,为破解经营窘境,探索出一条陕煤集团逆风前进可持续发展路径,杨照乾反复深入一线矿区,通过大量的调查研究和科学论证,他把破困之举锁定在:改革。

在他看来,改革调整不是进行简单的物理堆积,而是要实现一系列化学反应,形成聚合效应。在这一点上,他把神华集团和冀中能源当成了陕煤集团的对标单位。简单来说,对于陕煤,升级比跨越更为现实。

“在当时产能全面过剩和产品同质化竞争的大背景下,在新经济加速崛起,能源革命方兴未艾的产业兴替时代,陕煤集团必须立足传统现状,着眼新经济的发展趋势,以科技和资本为驱动,去杂归核,错位创新,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煤炭优势明显,能源和材料主业突出的错位多元企业。”困境面前,杨照乾始终保持冷静头脑和科学态度,他立意高远地指出,相比其他煤炭企业巨头,陕煤集团具有逆势而进,赢在转折点的后发优势。

为此,杨照乾提出:“以煤为基,能材并进,技融双驱,蜕变转型”的转型发展模式,灵活运用“加减乘除”四则运算法则,把改革主动权掌握在陕煤人自己手中,并把目标指向“跻身世界500强,真正成为一家百年老店”。

据资料显示,2017年,陕煤集团完成煤炭产量1.4亿吨,实现营业收入2600亿元,与2012年相比,实现了翻倍增长;实现利润105亿元,超过了前五年的总和,为陕西省属国有企业第一。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陕煤集团凭借319.26亿美元的销售收入位列榜单第337位,连续第3次上榜,排名稳中有升。

 陕煤集团

减法:瘦身健体强肌体

众所周知,2012年以来,煤炭市场的“黄金十年”伴随着煤炭价格断崖式下滑而宣告结束。在这十多年的发展中,陕煤集团享受了煤炭“黄金十年”所带来的成功与喜悦,也尝到了行业经济下行、企业转型升级的艰难与苦涩。

 陕煤集团朝气蓬勃的员工队伍

“过去的成功与喜悦,助长了我们在各产业、各领域的‘无所不能’,使我们在跨界投资中‘过度自信’。而当下的艰难与苦涩,则给予了我们更多的理性思考和自我审视。”2014年4月就任时,杨照乾如是思考。

为应对危机,陕煤集团于2014年出台了一轮“壮士断腕”式的改革措施,关掉了老矿区资源枯竭、安全环保指标差、竞争力弱的8对矿井,同时缓建停建了4处矿井。国家去产能政策实施以来,又紧抓这一恰逢其时的历史性机遇,本着“多退早退、应退尽退”的原则,将原计划三年关闭的18处矿井在2016年一年内关闭到位,退出产能1815万吨,占全省62%,关闭炼铁高炉1座,压减产能60万吨,分流安置职工近5万人。这一系列举措在扎住企业出血点、消灭亏损源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同时,按照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改革方向,以“集团公司—产业板块—厂矿实体”三级架构为目标,开展了“归位总部、做实板块、精简层级、放活实体”系列改革,机关大部室、板块专业化、“三供一业”移交、压减企业层级和法人户数等工作有序推进,其中,对下属110户企业进行股权划转、重组整合、对外转让、解散破产清算,减少企业户数40户,实现简政放权提效能。

“这样的壮士断腕,听上去悲壮决绝,可背后的身心阵痛,却需要企业很长时间去缝合和修复。”杨照乾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时,难掩感慨。                            

陕煤集团澄合矿业公司曾经排演的一个节目叫《走过寒冬》,里面一句台词他至今记忆犹新:“关井的时候,请轻一些,再轻一些,你哪里知道我们有多么地不舍……”他和12万陕煤人一样看得热泪盈眶,“可是没办法,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们不能让感情占据了主导”。

回顾从业的经历,他一开始就与煤结缘,一干就是30余年,在这期间,可以说他见证了陕西煤炭工业夹缝求存、举步维艰的发展史,也见证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老一辈煤炭人筚路蓝缕,手足胼胝的创业艰辛。他亲历了煤炭市场“黄金十年”的顺风顺水,又眼看着煤炭市场在一片叫好声中跌入谷底。在新一轮重新洗牌、浴火重生中。作为一个从业者,他深感煤炭人承担着助力国民经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责任,又有在发展中面临着安全、环保、市场等多重考验,着实不易。

“现在,发展的大旗交到了新一代煤炭人手里,不管是我这干了30余年的老煤炭人,还是刚刚入行的年轻人,都应该守土有责地继承发扬好先辈的优良传统,不滞于物,不殆于心,勇担重任,不辱使命”。

在杨照乾看来,推进改革转型,最大的挑战就是决策层是否敢于担当。陕煤集团在最困难的时候,实施壮士断腕之举,在这个过程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现在回头来看,如果关井、分流行动迟疑,计较个人得失,去产能工作将难上加难。在企业的生死存亡抉择之时,需要决策层敢闯敢试、先行先试的担当。

就拿以前濒临破产的陕钢集团来说,在关键时刻,关闭炼铁高炉1座,压减产能60万吨,减少劳动用工8026人,钢铁形势一有好转,就打破了持续6年亏损的局面,2017年全年实现利润超过18亿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决策层当机立断作出关停减员的抉择,才使企业甩开包袱轻装上阵。

       员工风貌

加法:发挥协同效应

在做好“减法”的同时,陕煤集团没有放松对煤炭主业的做优“加法”,并积极培育新产业,拓展新的发展空间,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

陕煤集团把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变革作为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领域,适时有序地通过内部减量、区域协作等措施,在陕北、彬黄矿区新增6个优质产能项目获得国家核准,总建设规模5620万吨,新核准煤矿项目数量和建设规模全国第一,集团优质煤炭产能占比达到95%,实现了“良币”驱逐“劣币”,有效提升了集团的增量空间,煤炭逐渐成为陕煤集团的绝对优势产业,能源结构从根本上得到优化,同时也为关中老区5万名职工的分流安置提供空间。

通过错位石油发展理念的深入推介和有序实施,榆林清水园煤炭分质利用制化学品新材料、陕北煤制气、新疆和丰分质利用等4个大型煤化工项目均列入国家《煤炭深加工产业示范“十三五”规划》,渭北煤化工综合产业园项目列入国家发改委《现代煤化工产业创新发展布局方案》,全面奠定高端煤化工产业规划基础,为煤化工产业总体步入高端化赢得发展空间;在“一带一路”沿线走出去拓展新空间,在经营好中亚能源炼油项目的同时,有序推动塔吉克斯坦煤电一体化项目和印尼煤炭钢铁综合开发项目建设,为集团转型发展腾挪空间。坚持商业模式创新,以与重庆市政府以煤炭产能置换为突破口,开创了“产能置换+保障供给+物流投资”的深度合作模式,得到了国家发改委和中煤协会的充分肯定,并入选2017年全国煤炭行业十大新闻。

在做加法的过程中,杨照乾总结出了要通过产业整合协同发力发生化学变化这个经验,通过发挥集团整体优势,把产品卖个好价钱,实现集团整体利益增长。在2017年运销集团座谈会上,他在分析集团发展形势时谈到,集团内部生产单位、运销集团、铁路物流集团,都要用全集团一盘棋的思想,做好产业协同,发挥集团整体优势,释放体制机制活力;要站在全局角度,打破独立的运营单元,对现有的体制机制进行优化,对原有系统进行全部打碎重组,这个过程不是简单的物理堆积,而是以化学反应的原理,全面优化调整,实现体制重塑再造,把这盘棋下活,发挥更高效能。

“集团发展的旧动能已得到改造提升,新产业、新经济、新业态等新动能正在育种催芽。明年,我们榆北3个优质高产高效矿井将投产达效,错油煤化的榆林大型煤化工项目前期工作正在加快推进,靖神、冯红、蒙华等铁路网建设也在快马加鞭。应该说,促进集团持续健康发展的积极因素在不断地集聚和增多。”在2017年三季度经营分析会上,杨照乾的每一句话都是鼓舞人心的。

数据显示,2017年陕煤集团煤、化、钢三大主业资产规模占集团整个资产80%以上,实现同时盈利,这即使是在煤炭十年黄金期里也没有过。各板块逐渐从被煤炭车头拉动的负载,变成为既具有自驱力,又能为整体前进贡献力量的动车组。

  陕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照乾在基层单位指导

乘法:实现倍数效应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2017年10月22日,作为十九大代表,杨照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十九大报告中的这句话感触很深。

他说,靠山吃山,挖煤卖煤。没有传统的产业,只有传统的人。插上科技创新的翅膀,传统产业一样可以创造新业绩,焕发新活力。陕煤集团正在演绎一场以创新驱动产生倍数效益的变革,将领跑多个行业领域。

近年来,陕煤集团黄陵矿业公司积极实施“国产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开启了中国煤炭开采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革命。率先实现无人开采技术的黄陵一号煤矿先后完成了11项技术改造,其中8项专利应用到国产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上,2项获国家发明专利。设备运行以来,成本比国外同类设备降低一半以上,每年还可节约人工费用500~600万元。创客公开课、创客大赛、众创节,“三个一”运行机制、创客薪酬激励体系,搭建O2O煤亮子平台和神南煤炭科技孵化器……神南矿业公司则从人才培养、平台搭建、技术转化三个方面开展创新,用“全员创新”打造出“神南再造”的第二增长极。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通过引进吸收再创新、集成创新、协同创新和自主创新等方式,陕煤集团在技术创新方面累计争取政府科技支持资金3.5亿元,取得省部级以上奖项144个,申请专利2194件,获权专利1971件,科技创新成果转化率逐步提升,创新产品附加值成倍数增长。

依托自主知识产权,陕煤集团拉长产业链,提升产品附加值,使企业实现了低耗能、低污染、低排放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并致力于改变一煤独大的产业格局,推动经济结构转变。以煤炭分质清洁高效利用为主线,转变煤炭传统利用方式,将低阶煤通过以热解为核心的分质转化和物质、能量的梯级利用,经济环保地实现油、气、化、电、热的高效多联产,先后建成煤炭绿色高效开采国家地方联合共建工程研究中心、国家能源煤炭分质清洁转化重点实验室、甲醇制烯烃国家工程实验室、煤制化学品国家地方联合共建研究中心等6个国家级研发平台,以及5个省级工程中心、9个省级企业技术中心、6个高新技术企业、1个省级重点实验室、1个院士工作站、2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已在煤基甲醇深加工、煤制油等产业方向上,攻克了一批核心关键技术。

依托创新驱动发展理念,现在的陕煤集团已不再满足于挖原煤、卖原煤,而是对优质原煤进行物理加工,形成了精煤、型煤、粉煤等绿色清洁燃料,大力发展煤粉—高效锅炉—供热服务产业链,燃烧排放与天然气相当,解开了煤炭燃烧与超净排放的“死结”。在转化利用方面,坚持错位石油的煤化工方向,抓住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机遇,依托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自主低阶煤快速热解分质转化技术,延伸产品链、提升价值链,引进日本三菱和高化学等世界知名化工企业,在陕西榆林地区规划了大型煤炭综合利用和转化项目,每年可以转化利用3000万吨原煤,最终形成纺织、建筑装饰、包装、汽车等材料生产所需的大宗材料基地。通过引进集成世界先进技术和管理,推动中国煤化工产业升级换代。

“到‘十三五’末,陕煤集团各产业综合年转化煤炭预计将达到1亿吨以上,真正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杨照乾说。

他分析,陕煤要打造“百年老店”,打造主业突出、新经济特色鲜明的现代能源企业,通过体制创新、管理创新和技术创新,积极培育新兴产业,既是分流富余人员、实现转型发展的因应之需,也是顺应能源革命、应对环境约束的战略之举。未来几年,陕煤将在新能源、新材料、高端智能装备、网络经济、节能环保、养老服务等领域,培育一批有前景的战略性新产业、新业态,实现转型突破,持续放大创新产生的倍数效益。

  科技已经成为陕煤集团发展的取胜之匙

除法:优化资本结构去杠杆

“拿惯了煤镐,听惯了运煤皮带声的煤炭人,同样可以拿绣花针,一样可以干好高技术活,更能够玩转资本市场。”陕煤集团在资本领域的探索和一系列新动作,让外界纷纷惊叹。

做除法,就是要在分子、分母上下功夫,杨照乾把这个除法主要应用在防范风险去杠杆中。

“每次产业革命,金融资本都起到了关键的扩散作用。既做产业,也做资本,是现代企业的双轮两翼。目前陕煤集团资产证券化率只有25%,发展空间较大。”杨照乾谈到。

作为陕西省最大的煤炭企业,近年来,陕煤集团既面临转型升级资金需求增加的困难,又要解决过去高速发展遗留下来的融资结构错配等问题,“去杠杆、降成本”需求迫切。

资料显示,在持续放大3个上市公司平台作用,最大限度地提高煤炭、电力、装备制造和金融产业的资产证券化水平的基础上,陕煤集团充分发挥已有的证券、银行、期货、信托、财务公司等金融平台的协同效应,积极探索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发展模式,并充分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平台,加快培育上市企业,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新兴产业跨越式发展。

在债转股融资领域,2016年以来,杨照乾就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陕煤集团一定要抓住政策机遇,全力推动债转股项目早日落地。

国务院《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下发后,陕煤集团积极与金融机构磋商,对集团部分二级公司进行重组,划转了股权。他们在不影响标的公司经营决策的前提下,完成公司章程修改,完善法人治理结构。

2016年12月28日,陕西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陕西金资)和陕煤集团在西安签署市场化债转股协议,规模400亿元。2017年初,陕西金资和陕煤集团与邮储银行三方联合,以陕煤集团榆北煤业有限公司为平台,实施首笔债转股基金100亿元项目。这标志着陕西省第一个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正式落地。

作为同时涉及煤炭和钢铁去产能的企业,陕煤集团推动债转股的实践也成为全国的一个范本,其以构建平台为核心创新的债转股资产评判模式也为其他企业提供了成功借鉴。

截至目前,陕煤集团采取了增资扩股、转让股权、股权收益权三种方式,已与陕西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兴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签订了超过845亿元的债转股协议,落地金额已超过454亿元,为全国第一,降低负债率8个百分点,2017年末资产负债率降到70%。已落地债转股业务中,标的公司既有单个下属公司,也有几个子公司捆绑打包组成。

2017年4月至今,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门先后考察了陕煤集团债转股工作,并给予高度评价。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深入调研后,希望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陕煤集团债转股经验。

“债转股的快速落地,不仅有助于陕煤集团降低资产负债率,优化资本结构,对后续战略发展也具有重大推进作用”。杨照乾表示,2018年,还将持续推进债转股工作,争取将资产负债率降到65%的行业警戒线以下。

栉风沐雨,砥砺奋进。时光年轮的流转中,陕煤集团以崭新面貌迎接新的起点。2017年,陕煤集团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实现利润分别占陕西省属国有企业的1/5、1/4和1/3;煤炭产能核准为全国第一;所属的新型能源公司混改和员工持股为陕西首家;在陕西省属国有企业追赶超越考核中位居全省前列。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联合发布的《能源企业全球竞争力报告2017》,评出煤炭企业全球竞争力前30强,陕煤集团排名第二。

更为重要的是,陕煤集团下属的煤炭、化工、钢铁等多项经营指标和实物量指标创集团成立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一个个“会说话”的数据,显示出陕煤集团主业板块自我生存和发展能力得到普遍提升,过去单靠煤炭一个产业当火车头的状况已然改变,各板块逐渐从被车头拉动的负载,变成为既具有自驱力,又能为整体前进贡献力量的动车组。在发展新阶段的历史起点,陕煤集团已成为中国西部能源产业一张闪亮的名片。

“记住,永远不要嫌梦想太大。”杨照乾说,“因为你总会有办法把它实现!”对于未来,经历了这场煤炭市场洗礼,果敢而睿智的杨照乾这样底气十足地说。

         陕煤集团所属的现代化煤矿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