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

话说人人贷:三剑客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 人物003

零壹独角兽 2019-05-14 12:48:58



5月28日,人人贷发起了“理财,我是保守派”系列活动,还发布了一个时长1分37秒的广告片。


一个短片看下来,除了发现内容挺走心,张涵予是100%型男外,短片第1分25秒一闪而过的人人贷“三剑客”(张适时、杨一夫、李欣贺)合照也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杨一夫的小胡子。

 

在很多人眼里,小胡子是杨一夫的标志,讲起杨一夫就会想起小胡子。但其实,杨一夫的个人标签远远不止“小胡子”这么简单。

 

01 | 随性大男孩

 

众所周知,人人贷三剑客都是高学历。

 

张适时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李欣贺和杨一夫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学院金融数学系,还是同届校友,其中杨一夫毕业后去了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学习金融学,并且取得了金融学硕士学位。


看到金融学硕士的字样,大多数人就直接将杨一夫定义成了“寒窗苦读数十年”的学霸,但其实,单单是杨一夫的学生生涯背后就藏着很多值得说的故事。

 

杨一夫的爸妈很少干预他的生活,所以杨一夫从小到大几乎是“放养型”,做什么都是由着性子来。高三前,杨一夫的成绩徘徊在150名左右,要知道当时他的同级只有200多人。可是高三,杨一夫“突然”变了画风,试着认真学习了几个月,然后从全校倒数变成了正数,从100多名变成全校前二十,“戏剧性”地拿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进入数学系概率统计专业。至于选择数学系的原因,杨一夫说只是觉得有必要学一个基础学科。

 

当然,杨一夫学生生涯的“随性”并不仅仅只是高考前和选学科方面。

 

大三分专业的时候,杨一夫发现学概率统计对自己以后的事业并不会有太大的帮助,所以他找北大金融数学系的教授聊了几个小时,最终决定从概率统计专业转到金融数学专业。读硕士时,杨一夫是同学中唯一一个选择去荷兰留学的,而他去荷兰的原因是尽管成绩算不上好,但这所学校给了他奖学金,而且去欧洲玩更方便了。

 

学生时期的随性,为人人贷的出现做了一个铺垫。2007年杨一夫从荷兰毕业回国就动了创业的心思,他认为做一个朝九晚五的白领就意味着“每天都得穿西装”,然后“每天做着重复的工作”。如果自己做了白领,杨一夫感觉自己未来几十年都是机械式的工作,所以他决定创业,毕竟“未知的领域会更有趣。”

 

本着这样的念头,杨一夫回国后,先去一家公司工作了一年,同时又和几个朋友凑了七八百万,加盟了一家如家酒店,之后杨一夫找到了张适时、李欣贺。


  

02 | 三剑客聚头


杨一夫、张适时、李欣贺三人就做什么生意的问题讨论了几个月,从想过去青岛开发楼盘想到了去新疆做沙矿生意(张适时还去新疆实地考察过),可是这些只是为了赚钱而做的事情不是杨一夫想要的,杨一夫觉得自己想要的应该是一份“事业”。

 

2009年,三个年轻人发现P2P在国内有很大发展空间,想要试上一把,就开始着手研究当时在美国已经较有名气的P2P平台Lending Club和Prosper。在打算创办人人贷后,杨一夫试着发了200多份调查问卷,结果只有几个人选择愿意在网上借钱给别人。市场就这样给杨一夫浇上了一大盆冷水,但是杨一夫并没有打退堂鼓:“如果一个模式很牛,却没有成功案例,其实是有问题的。相反,一个众人都觉得‘没戏’的项目,才真正有突围的可能。”

 

2010年5月,三人拿着100万初始资金注册了人人贷公司,同年10月,人人贷网站正式上线,由杨一夫负责风控,李欣贺负责对外联络,张适时负责产品规划,当时的杨一夫才26岁

 

三个年轻人创业,还是选择P2P这种在国内尚处萌芽期的行业,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不靠谱。但其实,三人除了是金融专业的高材生,心思也十分缜密。在创办人人贷之前,杨一夫三人就进行了很多探讨,比如对行业的理解,创业过程中产生意见分歧的解决办法,利益如何分配等等,制定了一系列条条框框,减少了后续矛盾的产生,也让公司的根基不会轻易动摇。

 

根据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宋良静的回忆,人人贷创始人张适时、李欣贺和杨一夫对金融行业都非常懂,不要说提专业意见,想跟上他们的思路都有些吃力,“他们都太聪明了。”



03 | “一夫”可当关

 

三个有学识、聪明、家底不薄(杨一夫说创业初期的投资都是各自家里出的钱)的人凑在了同一家公司里,彼此还是朋友、同学关系,在外人看来,这种组合很容易彼此不好拉下脸又互相不服,导致公司内部分崩离析,各自为政。

 

但杨一夫的想法则完全不同,他承认自己的团队“分歧几乎天天有”,但他认为在彼此价值观相近又存在友情和感情的时候,更容易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且,最初决定创业时的动机是一起做事业而不是单纯为了赚钱,所以在很多问题上更容易达成共识。事实是,动机一致的三人共同作战能力确实不错,各自的分工也十分明确,比如杨一夫扮演的就是团队里的前锋。

 

张适时曾经说过,他跟李欣贺特别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夫,上!”。因为杨一夫是个单兵作战的悍将,最主要脾气还很好,所以有什么疑难杂症需要沟通,两人第一个反应就是把一夫给“卖了”。在企业发展之初,在简政放权还没出台的时候,大小事儿都是杨一夫的活儿。而期待生活“来些困难,别老是一帆风顺”的杨一夫,在包揽人人贷大小事后,也终于体验到了挫败感,学会了低头。

 

为了对外推广,杨一夫和网站谈合作,希望对方向其用户推荐人人贷,结果10家里只有1家给了反馈。为了招到自己满意的人,杨一夫知道靠钱挖人“不现实”,所以每周都约对方吃饭,一天打两个电话,原先一口回绝的对方在三四个月后终于改了主意。为了追回人人贷的第一笔逾期,杨一夫亲自带队到上海催收,通过一番智斗成功收回部分款项。但这次催收付出的人力、物力、时间等成本让杨一夫意识到必须从源头上减少逾期,要不然业务规模做的再大,也只是表面厉害而已。所以,杨一夫又开始任劳任怨地建立风控体系,加强对借款人的信息审核,比如要求借款人提供央行征信报告。

 

杨一夫曾给自己事业有成后的创业经历贴上的“幸运”标签,但是幸运背后是杨一夫一次又一次冲锋陷阵,因为他知道“‘屌丝’企业就得靠死磕。

 

04 | 妖风吹不动

 

杨一夫一人可以扛起一片天,三剑客合力能做的自然更多。杨一夫、张适时、李欣贺都是金融专业出身,所以在预判金融市场形势的时候,三人一个比一个精。

 

2014年,P2P成了一个几乎来者不拒的风口,狼多肉少的结果是,借款人反而成了大爷,负债多家平台的情况非常普遍,但平台们仍在争相把钱借出去,想尽办法开发新客户,然后就出现了股票配资和校园贷。

 

人人贷内部也有人提出要做股票配资和校园贷,却收到三位创始人的三张反对票。他们认为股价不可能一直疯涨下去,把钱借给股民就像在玩一把很大的赌局,所以股票配资风险太大。至于校园贷,三人认为校园贷的客户是没有收入来源的同时又缺乏自制力的大学生群体,当他们觉得借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后,很容易不断借钱买买买,导致债务越积越多,最后偿还不上,只能让父母买单,所以校园贷的泡沫早晚会碎,不可能是一种可持续经营的业务。

 

结果,2015年下半年A股暴跌,股民巨亏,那些疯狂做股票配资的P2P平台元气大伤,这项业务也被监管部门叫停。而校园贷在闹出多起学生被校园贷压垮事件后,监管部门开始采取强势整顿措施,于2016年8月明确提出用“停、 移、整、教、引”五字方针,整改校园贷问题,导致进军校园贷业务的平台不得不断臂自保。


反观人人贷,画风就不一样了。因为市场再乱,风向再变,有三位联合创始人坐镇,人人贷一直玩的还是自己的打法。成立8年来,人人贷专注于服务小微企业主,没有改变主业务方向,所以这场“闹剧”没有影响到人人贷。


  

05 | 慢工出细活

 

当然,人人贷玩法相对单一,整体发展自然就会比其他“激进派”慢不少。但是杨一夫对自己跑得慢还挺自豪,因为风控问题是人人贷团队放在心尖上的,尤其是杨一夫经常把“控制扩张欲望”挂在嘴边。其中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人人贷在2013年拿到的1.3亿美元A轮融资,由于其在业务扩张方面没有太大动作,后来一直没有机会花出去。

 

对于做事如此慢的原因,杨一夫表示,金融业是一个“剩者为王”的行业,我们时刻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怎样迅速扩张,而是怎样活的持久。这个市场就得熬,熬干净了也就行了。现在也没有办法走太快,包括监管的不确定性,行业内有挂羊头卖狗肉等问题。等把这些东西熬掉了,我们就能走快了。”

 

正如杨一夫所说,经历了2年左右的“野蛮生长”,P2P终究还是被监管盯上了。2016年8月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这份被称为最严网贷监管的新规正式出台,为了调整节奏,适应“合规”环境,有的平台主营业务被砍,有的平台开始积极调整不合规业务的比例,而杨一夫则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开始“炫耀”自己慢工出细活的成绩。

 

2014年、2015年P2P市场出现过度竞争甚至恶性竞争,手握1.3亿美元融资的人人贷本来也可以采取“跑马圈地”式的扩张,但其没有。杨一夫认为资金成本控制是网贷平台需要苦练的内功,所以适当控制着业务扩张的节奏,转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平台风险管理上。与此同时,人人贷过去几年也在努力提升信息透明度,提前完成了银行资金存管,还和银行等达成合作,获得了金融机构成本较为低廉、供给稳定的资金成本。

 

“今天来看,这是我们现在还比较踏实,高管团队每天都能够睡着觉的一个核心原因。现在市场已经开始出清,此时我们再去做业务,不仅效率更高,而且资产质量变好了,所以我们提出未来五年打造一千亿资产规模的目标。”杨一夫说 



06 | 生活爱好者

 

从零到有建团队、联合队友把风控等都展示出了杨一夫在工作上的出色表现,但其实杨一夫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工作狂,生活中的他仍然是那个阳光随性的大男孩。

 

在上学期间,杨一夫就十分喜欢旅游,因为他觉得相比所学的专业,似乎是旅行让他长了更多的见识。所以,大学的每个假期,杨一夫都会出去穷游。转专业的间歇期有五个月,杨一夫只用了8000元钱把新疆、西藏、云南、尼泊尔等地一路玩了过去。而在选择去荷兰留学时,杨一夫的理由之一也是去欧洲旅游方便。

 

除了是旅游达人,杨一夫的动手能力也很强。儿童节杨一夫直接手拼了一个乐高熊猫送给老婆,而且他还曾是北京德州扑克比赛两届冠军。不过杨一夫表示,打德州扑克这一爱好不是从小养成,自己也不是德扑高手,算是个爱好,但这并不影响杨一夫将打德扑时学到的知识充分运用到创业上。

 

德州扑克的技巧性强,在打德州扑克时,无论手上的牌是好是坏,都要保持冷静的头脑,要注意周围的环境,根据桌面牌局的变化调整自己的节奏,比如发现哪个人变得十分的急躁,可能就要改变打法。而对于一些创业公司,尤其是新兴行业里的创业公司,也需要一个冷静的头脑,不盲目跟风,而是紧跟市场的细微变化,并且快速做出调整,以最佳状态迎合这个市场。


不过爱玩归爱玩,人人贷的工作越来越忙,曾经向往“自由”的杨一夫玩心也收敛了不少,“创业后你会觉得很多事情不重要了。创业改变了自己,一方面会让自己在一些方面更有棱角,另一方面,又会磨掉自己很多棱角。”


就像刚开始,杨一夫觉得做互联网金融是一件挺酷的事,但现在他觉得不酷了,这是一件很累的事。但这就是杨一夫想要做的事业,所以他甘之如饴。End


--------


零壹独角兽·聚焦新金融

专业丨独到丨有温度


Copyright © 西安金融分析网络社区@2017